斯巴达为什么未遭了全希腊(Ελλάδα卡塔尔的抵

2019-12-15 07:33 来源:未知

古代希腊简介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后,斯巴达拒绝其希腊同盟者分享战争的胜利成果,并在希腊大陆及地中海肆意拓展其势力范围。从而与其同盟者忒拜、科林斯等希腊城邦的关系很快出现嫌隙。

从公元前2000年左右到公元前30年,古代希腊人以巴尔干半岛﹑爱琴海诸岛和小亚细亚沿岸为中心,在包括北非﹑西亚和意大利半岛南部及西西里岛的整个地中海地区建立的一系列奴隶占有制国家。

在亚洲,由于斯巴达先是帮助波斯王子小居鲁士与国王阿塔薛西斯二世争夺王位,后又打着保卫小亚细亚希腊城邦独立的旗帜,公然远征波斯,因而它与波斯的关系也恶化到了极点。为反击斯巴达的入侵,波斯采取多种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派遣使者游说斯巴达同盟者起而反抗。

公元前第2千纪和第1千纪初期的希腊

公元前395年,在波斯的煽动下,忒拜、雅典、科林斯、阿尔戈斯等希腊城邦结成联盟,与斯巴达展开战争,战争持续达八年之久,因陆地战役多在科林斯附近进行,故史称“科林斯战争”。虽然科林斯战争主要在斯巴达及希腊城邦忒拜、雅典、科林斯、阿尔戈斯等之间进行,但是它的起因、进程及结果都与波斯密切相关。

近代考古发掘揭示,希腊大陆从旧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克里特岛约于公元前第3千纪末出现了青铜文化,公元前第2千纪初有了国家和文字。约公元前2000年左右,一些讲希腊语的部落开始在希腊半岛定居。公元前第2千纪的中﹑后期,希腊人建立过迈锡尼﹑梯林斯﹑皮洛斯等小国,已有文字,创造了灿烂的迈锡尼文明。公元前第2千纪中期起,希腊人逐步向爱琴海的诸岛扩张。传说发生于小亚细亚地区的特洛伊战争,可能就在希腊人向外扩张的公元前13世纪下半叶或者公元前12世纪初。(见克里特文明和迈锡尼文明)

图片 1

公元前12世纪以后的一﹑二百年内,迈锡尼文明逐渐衰落。一些生活于原始社会末期的讲希腊语的部落从北方进入希腊半岛,引起了塞萨利亚及其以南的许多希腊部落和部族向不同方向的迁徙。国家﹑文字和宏伟的宫殿都消失了,继之而来的是原始社会末期的社会组织和生活方式在希腊半岛﹑爱琴海诸岛以及小亚细亚希腊人居住的地区占统治地位的“荷马时代”。公元前8——前4世纪上半叶的希腊从公元前8世纪初至前6世纪末,古代希腊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处于和平环境之中,没有受到外族的严重威胁。由于与古代世界其他一些文明中心的联系日益密切,希腊人从埃及和西亚学到了不少有益的东西。在农业和手工业中,铁制工具已经普遍使用。尽管所有地区主要的经济部门都是农业,但在一些地理条件优越的地区,如科林斯﹑埃吉纳﹑米利都﹑雅典﹑哈尔基斯﹑埃雷特里亚﹑希俄斯等地,商业和榨油﹑酿酒﹑金属加工﹑制陶﹑武器制造等手工业有了很大发展。造船技术和航海业也有长足进步,出现了三列桨战舰。公元前8世纪,希腊人在改造腓尼基字母的基础上重新创造了自己的文字。公元前6世纪中叶,在埃吉纳﹑科林斯﹑雅典等地开始铸造货币。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口的增加,城市的产生和发展,从公元前8世纪起在希腊半岛﹑爱琴海诸岛以及小亚细亚沿岸的希腊人中,

一、斯巴达同盟者对它的怀恨和疑惧是科林斯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

372又开始形成国家。一﹑二百年内,陆续出现了一批史家称为“城邦”的小国。但也有一些部落仍然停留在原始社会后期。

大体来说,两方面的因素诱发了科林斯战争,一是斯巴达同盟者对它的疑惧和怀恨;二是波斯对斯巴达同盟者的煽动和支持。前者是科林斯战争发生的内在原因和根本原因,后者是科林斯战争发生的外在原因、催化因素。

公元前8世纪中叶至前6世纪末希腊人的广泛移民活动,是社会经济变革的一个重要因素。商人外出贸易,破产者到海外谋生,政治斗争的失败者陆续在海外占据一些殖民点。随着希腊人口的增长和社会经济的发展,殖民范围扩大,在东起黑海东岸,西至今法国的马赛,包括意大利半岛南部和西西里岛的一部分,南达尼罗河口和利比亚,北扺今阿尔巴尼亚亚得里亚海沿岸地区的广大地域内,几十个希腊城邦(远非所有城邦都参加了移民)先后建立了总数逾百的移民区。其中最著名的有科林斯人建立的叙拉古,斯巴达人建立的塔连同,迈加拉人建立的拜占廷,米利都人建立的奥尔比亚等。大多数城邦移民的主要原因是人口增长,耕地不足。这

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以后,斯巴达的行径引起其同盟者的疑虑、恐慌,它们唯恐失去自己的独立地位,正如学者汉密尔顿所指出的,斯巴达的专横行径在希腊疏远了越来越多的同盟者。一个钦佩斯巴达的雅典人也说:“任何一个斯巴达公民的意志都是附属城邦的绝对法律。斯巴达除了自己那一套规矩以外,对于别人的生活方式毫无所知。各地的希腊人对此很不满意。”

个时期移民的主要特点是绝大多数移民区都成了独立的城邦。它们与母邦的关系,主要限于奉祀共同的神祗。随着条件的变迁,彼此间的关系有的疏远,有的密切,也有的兵戎相见。同时不少地区出现了移民奴役﹑剥削原有居民的现象。在广大地域内众多移民区的建立和发展,有利于希腊人与其他民族在经济﹑文化上的交流,有利于希腊经济的发展,对各城邦社会﹑政治制度的演变也有一定影响。www.lishixinzhi.com

战后斯巴达首先在希腊的中北部扩展势力。公元前404年,一位名叫赫罗德斯的拉利萨人在一篇演说辞中,敦促拉利萨人与斯巴达人一起进攻马其顿的阿凯劳斯国王,以收回祖先遗留给他们的土地,这片土地位于色萨利和马其顿之间的佩拉比亚口,在古典时代为色萨利地区的拉利萨所有,但现在却被马其顿所据。由此,斯巴达与马其顿发生了战争。

希腊人在向外扩张的同时,也不断发展内部各地区间的交往。以宗教活动为主要内容的许多“近邻同盟”的建立,奥林匹亚﹑德尔斐等逐渐具有全希腊意义的宗教中心和竞技中心的产生和发展,促进了希腊人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经济﹑文化交流。城邦之间也发生过不同性质的战争,包括斯巴达征服美塞尼亚那样的希腊人奴役希腊人的战争。

图片 2

公元前7世纪中叶以后,重装步兵逐渐成为各城邦公民兵的主要兵种。兵制的变革对城邦政治和社会发展都有影响。贫富分化加剧引起的平民反对氏族贵族剥削﹑奴役以及政治上的垄断地位的斗争,以奴役外族人为主的奴隶占有制的发展,使许多城邦的阶级结构和社会﹑政治制度发生了变化。其突出表现为斯巴达的“平等者公社”的形成,以及僭主政治在许多城邦的兴衰。同时出现了一些用成文法规定城邦基本制度的“立法者”的活动,如斯巴达的利库尔戈斯改革﹑雅典的梭伦改革和克利斯提尼改革。除由波斯人扶植的一些僭主外,在公元前7和前6世纪的希腊,“僭主”一词系指非通过选举上台执政的人,他们大多得到公民中下层群众的支持,采取一些有利于下层群众﹑削弱氏族贵族势力和影响﹑促进经济和文化发展的措施。最著名的僭主是科林斯的珮里安德和雅典的庇西特拉图。

二、希腊城邦普遍感到一种危机

公元前6世纪中叶起,伯罗奔尼撒半岛南部的斯巴达逐步联合半岛大多数城邦,组成伯罗奔尼撒同盟,成为希腊一个城邦集团的领袖。

约公元前400年,斯巴达人派赫利皮达斯前往特拉启斯地区处理赫拉克累亚的危机,以控制从南方进入色萨利的通道。此外,据色诺芬记载,公元前五世纪末四世纪初,斯巴达与非累的僭主吕科夫隆结成同盟,狄奥多鲁斯还提到,公元前395年,在法萨鲁斯驻有一支斯巴达的雇佣军。

以米利都为首的小亚细亚诸希腊城邦推翻波斯统治的起义(公元前500——前494),揭开了公元前5世纪希腊历史的序幕。公元前492﹑前490和前480年波斯军队对希腊的侵略,都以失败告终。在马拉松﹑萨拉米斯﹑普拉蒂亚等战役中,反抗侵略的数十个希腊城邦的人民表现出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希腊人的胜利在希腊世界内外产生了深远影响。西西里岛的希腊人也在公元前480年取得了打败迦太基的重大胜利。

公元前400年,斯巴达还发动了对小亚细亚的远征,并进占塔索斯、色雷斯,这样它就从欧亚两个方向对赫勒斯谤海峡形成遏制之势。

公元前478或前477年,以雅典为首的一些希腊城邦结成提洛同盟。该同盟的建立及其性质的演变,使希腊世界的整个政治格局变得日益复杂。以奴隶占有制为基础的雅典民主政治的发展,对整个希腊世界政治﹑思想和文化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对雅典军事和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和扩张,斯巴达日益感到不安,并且企图加以限制。忒拜﹑科林斯﹑阿尔戈斯等比较大的城邦则都权衡利害得失而在分别以斯巴达和雅典为首的两大城邦集团之间周旋。公元前449年希波战争结束后,希腊各邦之间矛盾更加突出。伯里克利当政时期雅典臻于鼎盛。城邦之间的矛盾终于导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这场战争不仅牵涉到希腊半岛的许多城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触及散布在西西里﹑爱琴海诸岛﹑色雷斯沿岸和小亚细亚等地的众多希腊城邦。战争以雅典的失败告终。战后,雅典﹑斯巴达﹑科林斯﹑叙拉古等主要城邦内部贫富分化加剧,社会矛盾日趋尖锐。在一些地区,公民兵制逐渐瓦解,雇佣兵制不断发展。

公元前五世纪,雅典人己经以自己的实践表明,任何一个以爱琴海和小亚细亚为基础的帝国,都有潜力把希腊大陆置于其控制之下。其后公元前四世纪,马其顿亚历山大灭亡波斯也采取了这条路线。这样,比奥提亚、科林斯、阿尔戈斯就担心斯巴达从海陆两个方面对自己形成包围圈,雅典则担心它从黑海地区进口粮食的生命线会因斯巴达占领赫勒斯傍海峡而被切断。

在希波战争中失败而暂时退出欧洲的波斯,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后期起重新成为操纵希腊政局的重要力量,并用大量金钱支持斯巴达,帮助其打败雅典。不久,斯巴达因小亚细亚希腊城邦的政治地位问题与波斯发生武装冲突,波斯人转而支持不满斯巴达统治的希腊诸邦。公元前395年爆发了雅典等邦联合反对斯巴达的科林斯战争(公元前387年结束)。同年,在波斯任职的雅典人科农指挥的舰队,大败斯巴达海军,迅速清除了斯巴达在爱琴海诸岛派驻的军队。他胜利返回雅典,重建了公元前404年根据斯巴达的要求拆除的雅典城墙。为了求得波斯人的支持,希腊交战双方竞相派代表与波斯王廷谈判。公元前387年,斯巴达以承认波斯对小亚细亚希腊城邦的统治为条件,在波斯人直接干预下,强迫包括雅典在内的许多希腊城邦接受了有利于斯巴达的《安塔尔基达斯和约》。此后,斯巴达重新肆无忌惮地干涉其他城邦的内政,蹂躏他邦主权,扶植寡头。

图片 3

公元前378年,忒拜的民主派在雅典人支持下推翻了斯巴达于公元前382年扶植起来的寡头统治,驱逐了强占卫城的斯巴达军队。以忒拜为首的维奥蒂亚联盟在埃帕米农达等人领导下,一时成为左右希腊大陆政局的首屈一指的强国。公元前371年留克特拉之役后,斯巴达军队被逐出中部希腊。随后,埃帕米农达率军进入伯罗奔尼撒半岛,促成了阿卡迪亚的独立,使麦西尼亚摆脱了斯巴达人数百年的统治,重新获得了政治独立。此留克特拉战役纪念碑后,斯巴达不再是希腊的头等军事强国,其政治影响也江河日下。忒拜的称雄于公元前362年蒙提涅亚战役后结束。以色萨利,费列的僭主雅松(公元前380——前370当政)也一度雄踞一方,并企图称霸希腊。

总之希腊城邦普遍感到一种危机,认为它们被斯巴达的击溃和统一只是时间问题。此外,它在西西里和埃及的扩张更证实、加剧了希腊城邦的忧虑。

利用对斯巴达暴虐统治的普遍不满,雅典于公元前378年组织了新的城邦联盟。起初,它庄严保证入盟诸邦平等,不干涉他邦内政,不在他邦境内驻兵和安置雅典军事移民,一时博得广泛的支持。但是以雅典为首组织的第二个城邦联盟(史称“第二次雅典海上同盟”)好景不长。忒拜不满雅典接近斯巴达,带领一部分支持者分裂出去。接着,因雅典违反同盟条约而爆发了盟邦反对雅典的“同盟战争”(公元前357——前355)。雅典的失败使同盟趋于瓦解,于公元前338年正式解散。

三、科林斯的忿恨

马其顿王国的崛起和希腊化时代

自公元前413年斯巴达帮助叙拉古击败雅典对西西里的远征后,双方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在伊奥尼亚战争和迎太基战争中,叙拉古等城邦和斯巴达互相援助。

希腊的北方邻国马其顿的居民在种族和语言方面与希腊人很接近,并且深受先进的希腊文化的影响。腓力二世(公元前359——前336在位)统治下的古代马其顿的迅速崛起,不仅极大地推动了马其顿历史的发展,而且使马其顿人的历史从此长期与希腊人的历史融为一体。马其顿在腓力二世统治时期的向外扩张,严重损害希腊许多城邦的利益,威胁它们的生存。以狄摩西尼(公元前384——前322)为代表的雅典反马其顿派,从公元前4世纪50年代起,即为扺抗马其顿的侵略在雅典内外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但以失败告终。公元前338年希腊诸邦联军在喀罗尼亚战役中败北,从此希腊的大部分城邦逐渐丧失了政治独立,沦于马其顿王国统治之下。

公元前404年,他派阿勒特斯去西西里,暗中帮助叙拉古的狄奥尼修斯一世巩固其僭主统治,以确立其在海外的卵翼,并且杀害了叙拉古民主派的领袖、科林斯人尼科特勒斯。

公元前334年开始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的远征,实质是以马其顿人为主的马其顿﹑希腊军队对亚洲和北非广大地区的侵略。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大帝死后,希腊历史进入“希腊化时代”。经过数十年的战乱,在欧亚非三洲的广大地域内出现了以托勒密王国﹑塞琉西王国﹑马其顿王国为主的一批“希腊化国家”。希腊化时代的希腊城邦多数程度不同地成了国王或僭主统治下的保有一定自治权利的地方自治单位。在希腊大陆,祗有埃托利亚同盟和阿哈伊亚同盟以及斯巴达比较长期地保持了政治独立。公元前299年罗马势力开始侵入巴尔干半岛。随着希腊化诸王国陆续灭亡,罗马人逐渐成为希腊人命运的主宰。公元前30年,罗马灭亡了最后一个希腊化国家——统治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古代希腊的历史随之告终。

以后,为加强狄奥尼修斯的力量,斯巴达还允许他在斯巴达人中招募雇佣兵。公元前396年,它进一步派遣法拉克斯率30艘战船去援助狄奥尼修斯一世,公开其支持僭主的政治态度。我们知道,叙拉古原是科林斯的一个殖民地。这样,本来就对斯巴达满腹怨言的科林斯,对这种劫夺其势力范围的行径更加忿恨。

古代希腊文化在广泛地吸收西亚和埃及等地文化成就的基础上,古代希腊人根据生产﹑社会和政治的需要,在包括数学﹑天文﹑医学﹑建筑﹑雕刻﹑戏剧﹑诗歌﹑哲学﹑历史﹑演说术等众多领域作出了富有创造性的贡献。在不同时期和不同文化领域希腊诸邦都为丰富希腊的文化宝库作出了努力。在希腊化时期,由于希腊文化与亚洲和非洲各地文化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生某种程度地融合和相互影响,使传统的希腊文化有了新的内容。古代希腊文化是属于奴隶占有制社会经济形态的文化,

图片 4

374其发生﹑发展与奴隶占有制密不可分,并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

虽然有关斯巴达与埃及关系的史料不多,但是狄奥多鲁斯提到,因为波斯重建腓尼基舰队,斯巴达人预见到未来的战争将会规模宏大,除派国王阿盖西劳斯去亚洲指挥远征之外,还在公元前396年派使者去埃及,与埃及国王奈费琉斯结成同盟,国王赠之以100艘三层桨战船的装备和大量的谷物。

斯巴达在这两个地区的扩张愈令希腊城邦对它们的独立感到忧心忡忡。

图片 5

四、斯巴达推行寡头政治

雅典战败不久,斯巴达就在希腊各城邦中推行寡头政治,愈加引起其同盟者对自己前途、命运的担忧。

奈玻斯说:“斯巴达人之所以招致全希腊的憎恨,就是因为尽管它打着结束雅典残暴统治的旗帜,但是还未等羊河战役结束,来山德就以斯巴达人的名义,把控制所有希腊城邦确立为其唯一的目标。”

狄奥多鲁斯也指出,战后斯巴达人“任命来山德为海军大将,命他在各城邦中设置称为哈摩斯特的行政官员,”并解释说,“因为斯巴达人憎恶民主政治,希望这些城邦都有寡头政府。”此外,拜占廷、卡尔克东等城邦还驻扎有斯巴达的卫戍军。斯巴达的上述行径令各邦对自身的独立心下感到惴惴不安。

西利指出,斯巴达掌握希腊霸权后,插手希腊城邦内部政治中的党派斗争,这被希腊各邦认为是斯巴达有计划地逐步剥夺它们独立的一个重要步骤。

图片 6

五、希腊城邦的内部普遍存在着政治派系的斗争

公元前404年斯巴达打垮雅典帝国,成为希腊霸主后,支持这些城邦中的一个派别掌权,从而把另一派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譬如在忒拜,莱翁提亚达斯、阿西亚斯、寇埃拉塔达斯领导的一派执行亲斯巴达的政策,伊斯迈尼亚斯、安提特乌斯、安德洛克雷达斯领导的一派则奉行反斯巴达的主张。雅典的情况略有不同,它内部的两个派别都持反斯巴达的态度,但在时机的选择上存有分歧,如厄庇克拉特斯、凯法鲁斯领导的一派一直毫不掩饰他们反斯巴达的政治主张,雅典流亡者科农被波斯重用为海军大将后,他们就敦促雅典人以武器和人力援助科农指挥的舰队,反对斯巴达。而特拉西布鲁斯领导的一派则直至公元前395年忒拜前来寻求结盟时才公开其反斯巴达的态度,此前他们一直谨小慎微地侍从斯巴达,派分遣队随斯巴达人南征北战。

波斯特使提摩克拉特斯随身携带50塔兰特银出使希腊,周游忒拜、雅典、科林斯、阿尔戈斯各邦,也是利用各邦内部的党派斗争,来改变上述诸邦在外交上的政治走向。

图片 7

六、斯巴达对忒拜的遏制

早在《尼西阿斯和约》签订之时忒拜己有反斯巴达的倾向。战后面对斯巴达在中、北希腊—比奥提亚边境的势力扩张,忒拜担忧它会迫使自己解散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得到巩固和发展的比奥提亚联盟。忒拜的这种担忧并非祀人忧天,因为战后在处置雅典问题上,斯巴达一意孤行,拒绝接受忒拜、科林斯等同盟者铲除它的要求,而是在雅典设置三十僭主政治。

斯巴达之所以如此行事,可能是考虑到如果雅典消失了,将会使忒拜的势力过度膨胀,因为忒拜所在的比奥提亚地区与雅典毗临,且它是斯巴达长期占据狄西利亚的最大获益者,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其控制的比奥提亚联盟不仅没有受到削弱,反而得到空前的巩固和发展。

雅典作为一个强邦消失以后,忒拜将成为斯巴达维护其在希腊世界霸权地位需要遏制的第一目标。所以,正是考虑到战后遏制忒拜势力发展的需要,斯巴达才保留了雅典。而战后,它拒绝同盟者分享战争的胜利果实,更加剧了这种怀疑。

图片 8

七、雅典梦想恢复海上帝国

学者戴芒德认为,虽然比奥提亚联盟派军队参加了小居鲁士的远征,但这并不是一种亲斯巴达的行为,它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获得波斯的进一步帮助。

而此时的雅典不仅想保持自己的独立,而且还梦想恢复公元前五世纪的海上帝国。演说家安多基德斯就指出,公元前392年,雅典人因梦想收回“凯尔索涅苏斯、殖民地、海外的土地财产,以及出借的贷款”,而拒绝接受斯巴达的议和让步;另外,战后雅典在派遣分遣队追随斯巴达东征西讨的同时,还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如表彰忠诚的萨摩斯人,重新授予亲雅典的塔索斯人以代理身份。

而阿尔戈斯是斯巴达的宿敌,它一直梦想恢复在迈锡尼时代其在伯罗奔尼撒享有的霸权地位,故阿尔戈斯也是坚定的反斯巴达派。

图片 9

八、反斯巴达的希腊城邦进一步联合起来

尽管这些希腊城邦都想削弱斯巴达的力量,然而它们任何一个都不敢直接向斯巴达发起挑战。最初忒拜、科林斯等对斯巴达只是采取不合作的抵制政策,尤其是在军事上。譬如,忒拜、迈加拉等同盟者不理会它的禁令,抗命收容从三十僭主统治下的雅典逃出的流亡者,忒拜甚至为这些流亡者提供帮助,让他们武装打回家乡去。

实际上,忒拜的这一举动与它以前要求铲除雅典的主张,在本质上并不冲突。它先前要求铲除雅典是为了防止斯巴达吞并雅典,而现在帮助雅典民主流亡者推翻三十僭主政治,目的也是防止雅典成为斯巴达的附庸。

公元前396年阿盖西劳斯远征亚洲时,忒拜公然在奥力斯与之对抗。至公元前395年,反斯巴达的希腊城邦则进一步联合起来,与其展开积极的武装斗争。虽然当时斯巴达掌握希腊世界海陆霸权,任何一个希腊城邦的力量都不足以向其发起挑战,但是它们之间的联合,尤其是大邦之间的联合,却能与之抗衡。

安多基德斯指出:“雅典与忒拜的合作将无敌于天下。”然而,在斯巴达仍然掌握海上霸权的情况下,雅典虽然渴望与其他城邦联合对抗它,但却不敢贸然迈出这一步,因为至少它的进口谷物还受制于斯巴达,战后初期雅典对其所作的只能是低眉垂眼、虚与委蛇。

TAG标签: www.301.net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斯巴达为什么未遭了全希腊(Ελλάδα卡塔尔的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