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Kingdom缘何向中华东军事和政院气输入鸦片助

2019-11-06 22:10 来源:未知

鸦片进入中国相当早,我们在宋代的文献中就见到过鸦片或者罂粟的记载。由于鸦片具有毒性,而且成瘾,蔓延开来,危害非常大,因此在清初即遭禁止。但是,在中国,政府的禁令,通常随着王朝的延续,呈现日渐松弛的状况。

以清道光二十年到二十二年的鸦片战争为标志,中国历史进入了近代,也就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这个时代,包括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两个时期。从道光二十年到1919年五四运动以前,中间包括中华民国的成立和清皇朝的灭亡,是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本编综述的内容,属于前一个时期。

嘉庆年间,鸦片走私,已渐成气候。禁令无论用,鸦片吸食者,在中国日见其多,鸦片的市场,渐成规模。当年,主导中英间贸易的,是东印度公司。这种所谓的公司,是一个怪物,你说它是公司吧,它有武装,而且在控制的地盘上,还具有类似政府的职能。你说它是殖民机器吧,它又是商业机构,主要成员是商人。当年好多欧洲国家都有东印度公司,用来经营远东的贸易,同时也负有殖民使命。其中,英国的东印度公司最为庞大而且活跃。这样的公司最初有两个,1600年合二为一。印度当年还不可以算英国的殖民地,但由于东印度公司的存在,实际上已将印度各邦变成了殖民地。

鸦片战争是英国资产阶级为了维护鸦片贸易而对中国发动的侵华战争。

东印度公司虽然靠运销茶叶发了财,但在面临国内对华贸易入超压力的时候,也相当尴尬。况且,茶叶贸易,需要从美洲采买白银,运到中国,成本颇高。对他们来讲,寻找一种可以输入中国的产品,抵消茶叶进口造成的钜额入超,是当务之急。

鸦片战争前,清皇朝的封建统治已腐朽衰落,国内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激化,危机重重;而英国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当时,英国在世界各地占有许多殖民地,并处心积虑地要打开中国这个市场。英国商人主要向中国输出毛、棉织品,而从中国输入茶、丝等物。但英货在中国市场上销路不大,这是由于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对外国商品还具有顽强的抵抗作用。在正常的情况下,英国对中国的贸易发生逆差。在乾隆四十六年到五十五年间,中国茶叶输英总值是9626万元;乾隆四十六年到五十八年间,英国毛织品等货物输华总值是1687万元,仅及中国输英货价的1/6。因此,英国必须以大量白银来抵付贸易差额。为了改变这种状况,英国殖民主义者大量地向中国推销鸦片。据不完全统计,乾隆五十二年,英国输华鸦片是200箱;嘉庆五年到九年间,每年平均3500箱;嘉庆二十五年到道光四年间,每年平均7800余箱;道光十四年,增至21800余箱;道光十八年,竟达4万余箱。这些鸦片绝大部分是英国鸦片贩子从印度、土耳其等地运来的。清廷曾多次下令查禁鸦片入口,但英国殖民主义者任意破坏禁令,用行贿和走私的办法继续贩运鸦片。鸦片贩子通过贿赂收买清朝官员,“议定规银每箱若干,这些规银系给予总督衙门以及水师文武官员,唯关口所得最多”。正如马克思所指出:“中国人的道义抵制的直接后果就是,帝国当局、海关人员和所有的官吏都被英国人弄得道德堕落。侵蚀到天朝官僚体系之心脏、摧毁了宗法制度之堡垒的腐败作用,就是同鸦片烟箱一起从停泊在黄埔的英国趸船上被偷偷带进这个帝国的。”

一来二去,鸦片进入了东印度公司的视野。盛产鸦片的孟加拉,就在他们控制的范围之内。组织鸦片的生产和输出,轻而易举。这种东西,不比英伦三岛的纺织品,中国人不要,也不似自鸣钟,中国人要得太少。中国人一旦接受,就放不下。毒品成瘾,纵然身体完了,家财散尽,瘾却断不了。

由于鸦片的激增,中英间的贸易逐渐发生了变化,英国由入超变为出超。在道光十七年六月到十八年五月(1837年7月—1838年6月)这一年度内,中国从英国进口总值是 560万英镑,其中鸦片占340万英镑,占60‰。而这年中国对英国的输出总值是310万英镑,入超250万英镑。如果将鸦片除外,只算正当商品,中国仍是出超。鸦片贸易不仅使英国由入超变为出超,也使英国鸦片贩子从中取得惊人的暴利。每箱鸦片,卖价比买价要多出400余元,扣除少数运费及其他支出外,剩下的就是鸦片贩子的实际利润。英国大鸦片贩子颠地在私人信件中说,最好的年头,鸦片利润高达每箱1000余元。鸦片税成为英国在印度的殖民政府的一个重要税源。英印政府按鸦片成本300‰以上的税率抽税,道光九年到十年,所得超过 100万英镑,约占全年总收入的1/10。

所以,自19世纪20年代以来,鸦片就开始大规模被东印度公司输入中国。在此期间,中国政府进退失据。禁,则走私增加;弛,则进口和走私都增加。定章程、立法度、严令水师稽查,都没有丝毫用处。当然,这一时期,鸦片的输入主要还是靠走私,但也不乏正式进口商品时夹带一些。据清朝官方提供的资料,道光六年到道光八年,进出口的差距在减少,但中国仍然是出超。然而实际上白银的流失,已非常严重了,这说明大量的白银都用在了支付走私鸦片上。到了道光九年,两广总督李鸿宾发现,许多英国商船到了禁海洋面,干脆不进来贸易了,就停在那里。不消说,这些船装的都是鸦片,停在港口之外,坐等走私的飞剪船上门。等于说,摆明了告诉你,我就是在走私。但是,清朝官方,对此毫无办法。甚至,在夷馆里,鸦片的买卖也在公然进行。负责照料洋商的中国行商和通事,照例将官方禁菸的命令传达给洋商,然后就该干什么干什么。禁令也好,劝谕也罢,都是具文。

鸦片的大量输入,损害了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健康和意志。吸食鸦片的大部分是剥削阶级的人,也有一部分劳动群众。从官员、绅士、幕僚、胥吏、兵丁,以至皇宫里的太监,都有吸食的。据记载,鸦片战争前,吸食鸦片者达200万余人,吸食地区从“滨海近地”扩展到十数省。鸦片是一种慢性的杀人毒药,对吸食者健康和精神生活都有严重的损害。魏源指出:鸦片“槁人形骸,蛊人心志,丧人身家,实生民以来未有之大患,其祸烈于洪水猛兽”。英国人蒙哥马利·马丁也说:“不是吗,‘奴隶贸易’比起‘鸦片贸易’来,都要算是仁慈的。我们没有毁灭非洲人的肉体,因为我们的直接利益要求保持他们的生命;我们没有败坏他们的品格、腐蚀他们的思想,也没有毁灭他们的灵魂。可是鸦片贩子在腐蚀、败坏和毁灭了不幸的罪人的精神存在以后,还杀害他们的肉体。”

鸦片的吸食,在道光年间,迅猛增加。据澳门报纸所载的鸦片商人的统计,输入中国的鸦片,1833年是7598箱,到1838年则增长到16297箱,数年之内,翻了一番还多。而输入别处的鸦片同期不过从1810箱,增加到3303箱。鸦片贩子们说,中国人对鸦片有特别的嗜好。这种时候,你就得佩服中国人异样的文化创造力了,真是令人生畏。一种简单带有刺激性的食料,到了中国人这里,就出现了奇蹟,鸦片的吸食,变成了仪式,变成了文化。对烟具、烟灯、烟榻、吸食仪式的讲究,以及吸食鸦片跟性的联络,与娼妓文化的衔接有关鸦片的诗文,风助火势,使得吸食者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政府官员和军官,甚至士兵。中国人还给原本是毒品的鸦片,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阿芙蓉。明明是吸毒,却偏有这么多的讲究。

鸦片的大量输入,致使大量白银外流。道光元年到二十年间,中国白银外流至少在一亿元以上,相当于当时银货流通总额的1/5。白银外流的结果,造成了银贵钱贱的现象。乾隆五十九年,一两白银折换铜钱1000文左右,道光十八年,增至1600多文。清代币制是银钱并用,但民间日常使用的只有铜钱,银两是国家财政上和大宗贸易上的计算出纳单位。农民粜谷所得为铜钱,缴纳赋税需易白银,从前粜谷一石多就可完纳税银一两,如今则需粜谷两石多才能够完银一两。农民和手工业者实际负担增加,因而愈益贫困。白银大量外流和银贵钱贱,使中国的社会经济和国家财政受到破坏,加深了清廷的统治危机。

鸦片的贸易,一般直接在洋商的大船上进行。所运来的鸦片,好多都是依照订单发货的。到了指定地点,中介人自然会上船来,照订单收货。成箱的鸦片,或者由中国人自个的走私船运走,或者由英国人的飞剪船代运,后者的火力强,保险系数大些,当然运费也高。有一些是鸦片商人将鸦片运到传统的交易点,然后与前来的中国走私者现货交易。由于这些地点瞒不了中国官方,所以,交易之前,经常会有水师或者其他衙门的人在场。官府的人照例会出示皇帝的禁令,但是,只要把该交的贿赂交足,那么交易就可以正常进行了。有的时候,会有一些额外的麻烦,那多半是在新官上任之际,需要一番额外的打点。但绝少有搞不定的,真碰到这样清廉的官员,那么大家都会认为他疯了。当然,疯了的人,官一般都是做不长的。需要补充的是,不管哪一种交易,都是现金现货,中国人付银子。所有的交易,都像瘾君子一样,非常平和,没有恶意拖欠,没有黑吃黑。交易的各方,买方卖方加上官方,都心平气和,公平交易。假如不是毒品交易的坏名声的话,这样的买卖真可谓世界市场的典范。

鸦片的泛滥,不仅使清廷的吏治更加腐败,也使军队日益腐化。兵丁沾染吸食鸦片的恶习,更加丧失战斗力,“以鸠形鹄面之徒,为执锐披坚之旅,又安冀其能折冲御侮乎!”

鸦片的输入,迅速扭转了中国贸易长期出超的局面。非常快,中国输出的茶叶、瓷器和丝绸,抵不过鸦片的进口。为了满足国内的鸦片需求,中国商人必须用白银来购买鸦片。从此,英国商人无需从南美进口白银,直接装载在原产地并不值钱的鸦片,到中国来换茶叶就可以了。后来,各国商人都学会这招儿。多数的外国商船,到中国来,都是运鸦片。

对于鸦片的输入和吸食,道光帝曾一再饬令严加禁止。但例禁愈严,输入愈多,吸食者愈众,痼疾难除。对于鸦片问题究竟应该采取怎样的对策,在清廷内部发生了不同意见的争论。道光十四年四月,太常寺少卿许乃济上了一篇《鸦片烟例禁愈严流弊愈大亟请变通办理折》,提出了弛禁的主张。许乃济认为,鸦片输入愈多,吸食者日众,白银大量外流,都是由于严禁的结果,对此,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弛禁。他提出的方案是: “仍用旧制,准令夷商将鸦片照药材纳税,入关交行后,只准以货易货,不得用银购买”;只禁文武员弁士子兵丁等吸食,“民间贩卖吸食者,一概勿论”;准许内地民人栽种罂粟,“内地之种日多,夷人之利日减,迨至无利可牟,外洋之来者自不禁而绝”。许乃济的弛禁论实际上就是取消禁烟,它符合中外鸦片贩子的利益。这种主张得到广东大吏和一部分士绅的支持,但也遭到一些官员的反对和驳斥。同年,礼部侍郎朱嶟、兵科给事中许球、江南道御史袁玉麟先后上奏折,对许乃济的弛禁论严加批驳。袁玉麟在奏折中指出,弛禁论是“坏政体而伤治化”,“见小利而伤大体”,其为害有六:一是“撤藩篱而饲虎狼”;二是“夺农功而耗本计”;三是“绝民食而伤元气”;四是“虚捍卫而启窥伺”;五是“济奸民而通洋匪”;六是“狃目前而贻后患”。

接下来,只要贩卖鸦片,纵然不从中国购买茶叶,也够本了。本质上,这是一种毒品贸易,吸食者只要沾上,就成为稳定的消费者,不管价格多高,都得购买。而由于毒品自身特定的扩张性,吸食者只会越来越多。而且,鸦片还不像后来的提纯物海洛因,吸食固然有毒性,但对人体的危害,还没有那么大,一个鸦片鬼,寿命固然比正常人短,但还不至于迅速暴毙。有了一个上瘾的,就等于开辟了一个稳定的客户,直至家产耗尽。

道光十八年闰四月,鸿胪寺卿黄爵滋上奏道光帝,痛陈鸦片的危害,分析屡禁不止的原因,提出“重治吸食”的办法。他指出:“然则鸦片之害,其终不能禁乎?臣谓非不能禁,实未知其所以禁也。夫耗银之多,由于贩烟之盛;贩烟之盛,由于食烟之众。无吸食,自无兴贩;无兴贩,则外夷之烟,自不来矣。今欲加重罪名,必先重治吸食。”重治的办法是:对吸食鸦片者,限期一年戒绝,过期仍吸者,平民处以死刑,文武官员加等治罪,其子孙不准参加科考。道光帝命盛京、吉林、黑龙江将军及直省各督抚复议。在有关官员的复奏中,已没有人公开主张对鸦片实行弛禁,但赞成对吸食鸦片者处以死罪的为数甚少,只有湖广总督林则徐、两江总督陶澍、四川总督苏廷玉等。

而吸鸦片成为雅事之后,吸食者没有觉得丢人,反而有荣耀感。而且,吸食鸦片者,固然是吸毒,但比后来扎吗啡、吸食海洛因对身体的戕害还是小些,平常的小病小灾,都没了。所以,鸦片贸易的市场眼见得越来越膨胀。鸦片输入量逐年增加,但价格却始终降不下来,鸦片的吸食对一般人的戕害越来越甚,因此而破家者比比皆是,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危害。

道光十八年五月,林则徐在《筹议严禁鸦片章程折》的复奏中,极力赞成黄爵滋的主张,指出:“历年条奏,不啻发言盈廷,而独于吸食之人,未有请用大辟者。……论死之说,私相拟议者,未尝乏人,而毅然上陈者,独有此奏。然流毒至于已甚,断非常法之所能防,力挽颓波,非严蔑济。”同时提出了必须将烟具收缴净尽、加重开馆兴贩及制造烟具者的罪名等六条禁烟措施。这些禁烟措施,林则徐在他管辖的湖北、湖南地区已认真实行,并取得很大的成绩。同年八月,林则徐再次上奏道光帝,痛陈鸦片“流毒于天下,则为害甚巨,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兴思及此,能无股栗!”道光帝深感银荒兵弱的严重威胁,决心严禁鸦片。九月,他令各直省将军、督抚严禁鸦片,“毋得稍为松动”;将公开主张弛禁的许乃济降级,勒令休致;并宣召林则徐进京商议禁烟事宜。十一月十五日,道光帝派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节制广东水师,前往广州查禁鸦片。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英国对华输入鸦片扭转了贸易的入超,但他们更希望的却是跟中国进行正常的贸易,让中国市场,对他们的工业品开放。为此,在道光朝,英国商船多次北上,进入长江,靠近山东,甚至奉天海边,恳请就地通商,都被地方官在请示了皇帝之后拒绝了。两江总督陶澍和江苏巡抚林则徐,甚至提出要派兵船将他们押送回到广州。对于英国来讲,尽管鸦片利益非常大,但贩卖鸦片并不是他们的目的。跟开启中国市场相比,鸦片只是一点蝇头小利,而且是不道德的蝇头小利。

道光十九年正月,林则徐到达广州。他在两广总督邓廷桢的支持下,严令捕拿烟贩,惩办受贿的官吏,限期令外国商人交出鸦片。他宣布:外船进口,必须具结,保证“永不敢夹带鸦片。如有带来,一经查出,货尽没收,人即正法,情甘服罪”;并严肃表示禁烟的决心:“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断无中止之理。”英国住华商务监督查理·义律极力破坏禁令,阻止英商交烟具结,指使停泊在珠江口外的鸦片船逃避,并准备武装挑衅。林则徐坚决打击义律的破坏活动,下令暂停中英贸易,派兵严守英国商人居住的商馆。义律不得已,命令英商缴烟,保证烟价由英国政府赔偿。英国鸦片贩子被迫交出鸦片2万余箱,美国鸦片贩子也缴出 1500余箱,共计重237万余斤。在林则徐主持下,四月二十二日至五月十三日,将缴获的鸦片全部在虎门滩当众销毁。虎门销烟打击了外国侵略者的气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斗志,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国人民维护民族尊严和反抗外国侵略的决心。

清朝政府跟历朝的政府一样,本质上都是能力有限的小政府。说它小,不是说它没有大的野心,而是缺乏大的条件和能力。没能力把管制的触角伸到社会基层。这样的政府,对于禁查鸦片,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说严禁,只是在进口方面打主意。但是,进口的禁令,只能施用于行商,对于走私,却毫无办法。负责查私的水师,纵然有心禁查,其战船也没有这个能力,何况,此时的清王朝,已到了王朝的晚期,统治机器照例锈蚀。不管赋予哪个部门禁查的责任,只不过是给了这个部门借机牟利的机会。

虎门销烟后,林则徐宣布恢复中英之间的正常贸易,但严禁鸦片输入。义律一方面继续进行破坏禁烟的活动,一方面鼓动英国政府发动战争。

自打明朝禁海以来,中国的漫长的海岸线上众多靠海用餐的人口无认为生,以至于海盗横行,走私贸易盛行。这个局面,到了清朝并没有丝毫的改变。所以,在当时的中国,要想禁止就算遏制一下鸦片的走私,都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我们看到,在鸦片战争之前,假如外国的商船赖在那个港口不走,水师的军官,不是调动舰船将他们驱逐,而是央求通事,写信给他们的船主,求他们走人,免得危及自个的功名。因为,纵然商船,好些都有武装,其火力根本不亚于中国的水师。

英国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是蓄谋已久的。乾隆五十八年,英国以祝贺乾隆帝80寿辰为名,派马戛尔尼为首的使团到北京,提出开放宁波、舟山、天津等地为商埠,割让舟山附近的岛屿与广州附近的地方,减轻税率等侵略要求,遭到清廷的拒绝。嘉庆十三年,英兵舰13艘侵扰我国东南沿海,闯入虎门,被中国水师击退。嘉庆二十一年,英国侵略者就扬言:“如果我们要和中国订立一个条约,这个条约必须是在刺刀尖下,依照我们的命令写下来,并要在大炮的瞄准下,才发生效力的。”道光十七年到十八年,英国发生经济危机。英国资产阶级为了摆脱困境,更加紧对外扩张,发动侵略战争,夺取新的市场。中国禁烟后,英国工商业资产阶级及鸦片贸易集团立即发出一片战争喧嚣,他们致书英国政府说:“中国方面的无理举动,给了我们一个战争的机会”,“大不列颠现在极应以武力向中国要求‘恢复名誉’了”。英国政府认为这是发动战争的最好借口,即召开了内阁会议,讨论武装侵略中国的问题。外交大臣巴麦尊表示:对付中国的唯一办法,“就是先揍它一顿,然后再作解释”。道光二十年正月,英国政府任命乔治·懿律和义律为正副全权代表,并任命懿律为侵华英军总司令。巴麦尊发给他们以侵华训令和《对华条约草案》,对具体侵略步骤作了指示,并提出赔款、割地、开放通商口岸、领事裁判权等侵略要求。三月,英国议会正式通过派兵侵略中国。五月,懿律率领的一支由军舰16艘、武装轮船4艘、运输船28艘、陆军4000人组成的“东方远征军”,到达了广东海面,正式开始了这场侵略战争。

至于鸦片走私船,更是船坚炮利,只要他们想打,中国水师未必是对手,鸦片贩子给水师一点贿赂,那是看得起他们,不想生事。在林则徐禁菸之前,两广总督卢坤就承认,英国人走私的商船十分高大坚固,而且炮位许多,中国水师根本赶不上。

然而,鸦片的大规模输入,却对清朝的统治造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威胁。在鸦片贸易未盛之时,尽管对外贸易对国家的财政没有太多的影响,但大量的白银输入,对中国银本位的货币制度却大有裨益,到底,中国是一个贫银国,无法靠自个出产的白银支撑起自个的货币体系。正因为此前多少代的对外贸易,都是中国人往外卖东西,所以,白银和其他的贵金属才不会匮乏。

然而,鸦片贸易给中国开了一个大窟窿。白银的缺乏,首先增加了百姓的负担,因为清朝的百姓平时使用的是铜钱,但缴纳赋税,却必须换成银两。白银缺乏,银对铜钱的比率必然要升高。银价上升,百姓负担重了,征收的难度也加重了。这个后果,加剧了地方秩序的混乱。同时,假如白银的匮乏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影响国家的库存,进而动摇白银本位的币制。虽然说,鸦片的危害,像林则徐说的那样,会使中国无充饷之银,无可战之兵,倒也未必。军队的无能,主要是制度的原因。

而且后来的历史证明,纵然士兵都是鸦片鬼,过足了瘾,一样可以打仗。鸦片当时的问题,主要还是单纯依赖进口,造成了白银的短缺,以及毒品氾滥导致的社会问题。

显然,这样的问题,对于清政府来说,已相当严重了。

当时的朝廷,应对这个难题,有弛禁和严禁两派意见。比较起来,严禁派的意见更光明正大,富有道德感。但弛禁的意见,倒是对中国的国情,尤其是官场情况有更深刻的了解。打算用自产的鸦片,来抵制外来的进口。只是,弛禁的意见,除了个别不知轻重的人之外,本来非常难堂而皇之地说出来的。

所谓的弛禁,按后世史家频繁引用的许乃济的说法,是看到了由于统治机器的锈蚀,不大概严禁。但两派的意见,都主张严禁白银出口,即用白银购买鸦片,显然都属于不懂贸易的外行主张,不管何种外贸形式,只要出现入超,非得用贵金属不可。另外一种意见则是自种,既然鸦片导致白银外流,自个种植,不依赖进口,不就解决这个问题了吗?况且,当时云贵两省,已出现了自种的苗头。

然而弛禁的意见,从根本上讲,政治不正确,所以非常少有人敢大模大样讲出来。而当时当家的道光皇帝,一个相对闭塞、头脑简单的人,则更倾向于严禁。严格地说,正在提倡厉行节约、喜欢穿补丁衣服的他,甚至都想干脆把对外贸易停掉。至少,对于他来讲,宫里的自鸣钟已够多了。对外贸易原本是挣钱的,现今当然也挣钱,但对于整个国家来讲,是费钱了。假如有谁能根本解决中西贸易,彻底断掉,最合他的心意。

从一开始,清政府的禁菸之举,就是一条死胡同。

TAG标签: www.301.net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United Kingdom缘何向中华东军事和政院气输入鸦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