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当代陶艺创新潮流,周国桢中国现代陶艺精

2019-12-04 02:35 来源:未知

周国桢,1931年生,湖南省安仁县人。195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原为中国美协理事、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顾问、中国美协江西分会副主席、景德镇市美协名誉主席、高岭陶艺学会理事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 1988年轻工业部授予“全国轻工业科技先锋”称号,1 991年被选定为景德镇市拔尖人才,1992年荣获政府特殊津贴。曾在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四川美术馆、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等地举办个展十余次,在澳门及新加坡等地连展多次。是我国着名当代陶艺家、画家、陶艺教育家,被誉为“现代陶艺创作先锋”和“陶艺泰斗”。

周国桢——我国当代着名陶艺家、陶艺教育家,1931年出生于湖南省安仁县,195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原为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顾问、中国美协江西省分会副主席、江西雕塑协会会长、景德镇市美协名誉主席、高岭陶艺学会理事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1959年被景德镇市人民政府首批授予“陶瓷美术家”称号,1988年被轻工业部授予“全国轻工业科技先锋”称号, 1992年获授国务院特殊津贴。曾多次在国内外各大美术馆和艺术机构举办展览,作品被国内外馆藏机构及私人藏家竞相购藏,四川美术出版社、香港文化促进中心等为其出版了专辑,英、美等国的多家国际名人传记中心将其列为“世界名人”,并被英国剑桥世界名人中心授予“世纪勋章”。

了了亭 景德镇陶瓷在线 资讯: 那是遥远的大漠,沉寂的荒滩。自我流放在此,与苍凉共舞,与孤独干杯。 “驼铃”声声时远时近,从披挂朝霞到裹满风沙,从挣扎倒下到继续前行,始终一个昂然姿态。 这一组骆驼题材作品,创作于不同的时代背景、不同的生存状况,而且材质与风格也迥异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生命形态和审美旨趣:孤独的诗意,诗意的孤独。 这是周国桢艺术探险途中艰辛跋涉的真实再现,或是周国桢陶艺人生和魅力人格的生动写照。

周国桢从事陶艺创作已有半个多世纪,这是一条艰难而漫长的道路。出生于湖南农村的他,家境贫寒,祖辈父辈都是农民。在家乡淳美质朴的风情民俗和文化的耳濡目染下,童年时期的周国桢便对当地古拙夸张的民间艺术产生了兴趣,并逐渐在绘画写生方面显示出非凡的天赋。考入长沙华中高级艺术专科学校后,他开始主攻国画、油画、图案、雕塑等。谈及这段求学生活,周国桢认为“样样不精,却打下了基础”。解放后,周国桢进入苏州美专学习,苏州美专注重素描的传统,使他打下了良好的写实基础。为了完成自己的求学梦,周国桢又考取了中央美院雕塑系,在诸多名师的指点下,他的技艺突飞猛进,其雕塑作品分别在1953年和1955年两次被选送世界青年联欢节展出。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周国桢放弃了留校的机会,来到景德镇轻工业部陶瓷研究所工作,专门从事当代陶艺的创作,成为当地陶瓷行业第一个科班出身的大学生。当时景德镇陶瓷的创作题材仍以传统的罗汉、观音、福禄寿三星等佛教题材为主,追求制作的精巧和繁缛华丽的装饰,学院派出身的周国桢与中国的传统陶瓷艺术发生了巨大的思想碰撞,他追求的是一种反映这个时代特点和这一代人理想、审美观的现代陶瓷艺术。周国桢打破了景德镇陶瓷在题材上的局限性,在吸取传统技法的同时,致力于创作题材的挖掘和创新,为当地陶瓷业注入了一股清新的活力。

“我从哪里来?” 1931年7月11日,一声响亮啼哭,划破空旷田野。 一个农民家的孩子,没等大人做好准备,就在母亲解手的时候匆匆钻了出来。小名 “坑唧” 由此而来I当地土话,就是生在“茅坑”里l。这种非常另类的降临人世方式,也许命中注定了一个叛逆性格。当他开始上学读书时,有才学的舅舅索性顺势为他取了个蕴涵“栋梁之材”的学名: “周国桢”。 受家乡民间文化习俗的影响, ”坑唧” 自幼喜欢皮影戏,尤其喜欢玩泥巴。玩什么造型呢,湘南省安仁县是楚文化的余脉,传说神农尝百草的圣地,富有浪漫主义色彩。即便是偏安一隅的牌楼乡上荷渡,生活化的民间艺术也颇有情趣。糯米捏的鸡鸭狗牛猪,几乎每个农妇都能露一手。 “坑唧”玩泥巴玩的就是外婆、妈妈的动物造型。现在看来,周国桢早期的瓷雕作品《母子鸡》、 《母子羊》,显然带有童年的记忆。 走出大山以后, 周国桢分别于1 946年、1 948年考入安仁县简易师范学校、长沙华中高艺。求学之路有个插曲。1949年家乡解放, 像《柳堡的故事》一样,18岁的哥哥要参军。可怜天下父母心,把儿子锁在屋里,让生病的奶奶坐在门口挡着,但门硬是被他砸开。这是周国桢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反叛。从此, 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46军136师宣传队有了一个天才的美工。 这段从戎经历,为研究他的学者解开了一个谜:从不写“命题作文”的周国桢,怎么会主动创作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例如大型架上雕塑《传统》,一个女兵挽着袖子拿着排笔,书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那么传神。原来,拥有革命历史印记的他,当年就是这样挽着袖子拿着排笔,一路行军一路宣传光荣传统的。 军队是个大熔炉,周国桢的美术天赋有了用武之地。但全国解放后,他又希望退伍,继续求学。部队首长很够意思,写介绍信让他到安仁县民政局报到,这意味着有可能分配一个不赖的铁饭碗。但他偏偏不去,继续人生道路上的第二次叛逆。 继1 950年考入苏州美专后,他终于如愿以偿-1951年考入中央美院雕塑系。尤其在校创作《兄妹上学》、 《荷花灯舞》,两次选送世界青年联欢节作品展,周国桢由此获得毕业留校工作的机会,更是令人羡慕。

周国桢的创作生涯,大致分为四个不同时期,这四个时期的面貌各不相同,风格迥异。1954年至1959年为“朦胧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主要从现实生活出发,在题材和内容上开创了一个新的天地,但尚未形成鲜明的个性特征,在具有丰富题材的陶瓷装饰上还没有足够的运用,对陶瓷雕塑特有的艺术语言的认识还处于朦胧时期。1960年到1981年为“唯美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除了追求雕塑造型之外,还突出展示色彩美,除了釉色上追求色彩丰富,还运用各种艺术表现手法,更多地体现神、形和趣的意味。从1981年至1988年为“古风时期”:这一时期他开始把艺术视野转向古老的西北文化,立足本土意识,大胆采用龟裂、破碎、断裂等艺术手法,用特有的艺术语言,在似与不似之间,表现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审美取向。1988年至今,是“新表现时期”,这是周国桢的创作巅峰时期,这一时期的作品更多地强调了艺术家自我精神的外化,注重把握感情的偶发性和随意性,注重材料的偶发性和随意性,注重材料自身的表现力和泥土的运动,以及火焰的适用和运用。

吹响时代精神号角 周国桢等同学毕业留校,是江丰院长的决定。留校毕业生将组成一个雕塑工作队,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享受研究生待遇,还有工资津贴。这个决定用心良苦,就是希望新中国自己培养的栋梁之材, 日后建设中国的雕塑艺术大厦。当时留校的同学听说以后都高兴得不得了。 然而,周国桢又作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选择:告别学校,告别首都,下到基层去。后来,景德镇方面闻讯便跑来要人。他成了景德镇第一个前来报到的美术专业大学生。 1954年,人生道路上的第三次叛逆。周国桢再也无法预见, 自己的人生命运从此与景德镇和中国陶艺紧密相联…… 当时景德镇的景象,让原本慕名来朝拜的年轻周国桢心里不爽一在陶瓷美术领域,遍地是“清末遗风”。典雅的宋代影青早已深葬瓦砾,古拙的明代五彩不再见其踪影,率真的民间青花被挤压到低档渣胎碗上。而代表宫廷贵族审美情趣的“繁褥纤细花哨”风格,几乎一统天下。 周国桢最想了解的瓷雕领域又是怎样一幅景象?看看依然保持圣洁端庄的德化观音,依然凝聚砥砺雄风的石湾神话,反观景德镇的罗汉,早已变得俗不可耐。世俗宗教和宫廷艺术结成新的同盟。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大学生,周国桢深感历史使命在肩,决计率先在现实题材和写实风格上体现时代精神。 于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弹弓手”问世了。少年瞄准麻雀的神态,是当时“除四害”运动的写实作品;但何尝不是作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情写照呢, 从此,表现社会生活、流露虔诚心情的作品一发不可收。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时,年仅28岁的周国桢获得“陶瓷美术家”的称号。 周国桢在总结自己的艺术道路时曾说过,这个阶段的作品我称之为”陶艺朦胧时期”。在当时,它的意义在于给千年瓷都吹来一股时代的清风,也可以说是我叛逆性格在个人艺术道路上的第一次反叛,反叛的对象是宫廷艺术。但我的作品无法让更多人接受,可见”清末遗风”势力有多么强大。 其实,这里还有更深刻的学术背景。学院派的艺术家总是恪守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作手法,比方说注重写生,周国桢就曾经深入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创作。当他得意洋洋地捧回大量的傣族姑娘的写生作品时,却遭到艺人出身的领导冷嘲热讽,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破坏了艺人一辈子就应该继承传统的规矩。周国桢坚持写生,他们就拿下放农村锻炼来惩罚。结果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周国桢把下放农村当做体验生活的最好机会。 《东山在望》 ,就是周国桢下放农村,与农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结晶,它表现农民自力更生克服自然灾害的顽强生命力。 《迎春》本是表现公私合营的喜悦心情,但却有人跳出来责问他《迎春》小男孩想用鞭炮炸死谁…… 好了,这样的荒诞时代再也不会有了。周国桢上世纪50年代的“陶艺朦胧时期”,探索历经五年,尽管个人为此也付出艰辛与委屈,但今天看来,可视为一场有趣的PK大赛:一个热血青年艺术家单挑遗传基因颇为厉害的宫廷艺术。

动物瓷雕一直是周国桢艺术创作中的重要内容,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周国桢就把创作目光投向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动物世界。周国桢说,为了能够更真切地把握动物的特点,他经常到农舍、田野,甚至是动物园去观察写生,还曾在上海动物园住了8个多月,每天从早到晚,甚至是深夜,在兽栏边静察默观,熟记动物的习性与神态。周国桢的动物瓷雕作品,借助动物的自然属性,强调动物的基本性格、形体和动作等特征,以“人格化”的处理表达他对社会的关注和感受。周国桢说,人世间的各种“角色”,在动物中都可以找到。

  • 1
  • 2
  • 3
  • 4
  • 下一页

除动物瓷雕外,周国桢在绘画、青花釉里红、高温颜色釉装饰等方面同样有相当高的造诣。他创作的青花釉里红作品,挥洒自如、运笔流畅、浓淡有致,既有文人艺术的笔墨趣味,又有民间艺术的稚拙,在继承传统艺术的基础上体现出浓厚的时代特征。他还将高温颜色釉移植到景德镇的传统陶瓷产品挂盘上,进行综合性装饰,打破了景德镇几百年来只是用粉彩、古彩、青花、新彩等装饰挂盘的传统。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陶瓷艺术家,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周国桢亲手创作了一款青花釉里红陶瓷作品“百桃献瑞”,也以此祝愿国家更加繁荣富强,人民生活更加美好和谐。今年也恰逢周国桢80华诞,为感谢他为当代陶艺界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以及研究探讨中国陶艺今后的发展趋势,有关方面届时将会举办包括展览、论坛等在内的一系列学术活动。

周国桢说,当代陶艺就是用现代人的新观念、新思维,以前所未有的表现形式,充分发挥泥与火的作用,强调艺术家的主观意念和思想内涵。半个多世纪以来,周国桢始终在不断创新,力求突破,他的创作来源于生活,始终与时代同步,他的艺术理念,引领了当代陶艺的变革潮流。

TAG标签: www.301.net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www.301.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引领当代陶艺创新潮流,周国桢中国现代陶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