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窑的前生今生,喜好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瓷器的

2019-12-04 02:36 来源:未知

图片 1

图片 2

2009年9月的一天,大英博物馆第95号展厅,伦敦,英国

中国自古有君子佩玉比德的文化传统,汝窑特有的玉质感和内敛的宝光符合文人的审美标准,一经问世便为历代皇室珍藏。直到如今,能够收藏一件传世量稀少的汝窑也成为了瓷器爱好者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

大英博物馆的古埃及馆藏着称于世,今天已经花了将近半天的时间在这里穿梭。巨大的埃及法老与神灵的雕像,罗塞塔石上的不同社会阶层使用的文字,干瘪的木乃伊与灵异的青铜猫,熠熠生辉的黄金权杖,爬在人形棺木上的甲虫……

✤在大英博物馆95号陈列厅里,历代美瓷在精心调试的灯光下含蓄地释放着亦奂亦美的釉彩,空气里不时响起人们压低声音后仍掩饰不住的赞美声这便是大维德爵士收藏馆里每日的常态。对于了解并喜好中国瓷器的人们来说,这里无疑是学习朝圣之地,囊括了享誉整个陶瓷界的标准器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2014年创下2.8亿港元拍卖纪录的斗彩鸡缸杯同款、各式造型却只有在皇宫可见的黄釉器其中绝不可错过的当属几件可与北京、台北故宫博物院齐名媲美的罕有汝窑器。

累了,本想到一层的长椅上休息一会儿,可就在大理石楼梯的拐角处,一座小门吸引了我。这扇小门的旁边,有一幅并不起眼的宣传画,上面是一只雍正粉彩花瓶和两个几乎将我一拳击倒的英文单词:David Fund!我抬头看了看小门上的编号,第95号展厅。

大维德爵士与夫人在瑞典 摄于1963 年

(后来得知正好是2009年,大英博物馆与大卫基金会达成协议,将其全部展品移至大英博物馆第95展厅,即“约瑟夫何东爵士陶瓷研究中心”,进行永久陈列。此展厅的赞助人是何鸿卿,也就是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叔伯兄弟……)

大维德基金会的汝窑精品

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加上这里不是旅行团的路线,在接下来的大半天时间里,整个展厅里几乎只有我一个人,期间有一对讲德语的老夫妇进来短暂几分钟,还有就是角落里时不时看我一眼的保安……

✤汝窑存世可考的器物不过百件(收藏家马未都曾预言随着出土文物的增加,这个数字必然上升),大维德基金会坐拥12件使之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私人收藏,其中包括了乾隆御题汝窑碗、刻花鱼纹洗、葵口盏托、三足奁式炉、水仙盆、浅碟、瓶等各种器型。

“入我眼,既我有”,这是欣赏艺术品的人聊以自慰的话。想来很有道理,因为即便你富可敌国,可以尽藏天下珍玩,但大多数情况下,你活不过艺术品的寿命。换个角度讲,人收藏艺术品,还是艺术品收藏人,不一定。从这个角度自慰一下,在这个半天里,我拥有世界上最着名的瓷器收藏之一,大维德基金会中国瓷器藏品,它们也拥有我,即便只是半天。这其中,就包括世界上按数量排序第四位的中国北宋汝窑珍品收藏。

✤其中,三足奁存世仅有两件,此件高15.3厘米、口径24.8厘米,器型大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另一件(高12.9厘米、口径18厘米)。其造型仿汉代铜奁式样,奁之胎体较薄,里外满施淡天青色釉,外底有五枚芝麻粒大小的支钉痕。釉层开细碎冰裂纹,外壁凸起七道弦纹,使光素的形体产生韵律美。此奁是代表汝窑烧造水平的杰作。造型和战国漆器或汉朝青銅器雷同的奁式炉,形体硕大,具古雅的风格。南宋宠臣张俊献给高宗的汝窑清单中,即包含此一器类。

图片 3

北宋汝窑天青釉三足奁

David Fund中国汝窑瓷器收藏,大英博物馆,伦敦,英国

高 15.3cm、直径 24.8cm

这不是第一次见汝窑了,但这次在大英博物馆与大维德基金会收藏的七件汝窑珍品的会面,却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穿越感,贯穿始终。在一个人的展厅里,这种感觉非常清晰。自己呼吸声,提醒你时间在流动。时间的流动像在大河上行船,两岸穿梭的,是历史的影像……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藏

将我带入这种穿越感的,要从这七件汝窑藏品中一个叫“奁”的东西说起……

✤这些汝窑中的魁中之骄当属临近东北门展柜中的乾隆御题汝窑天青釉碗。该碗撇口,外镶铜边。深弧腹,圈足微外撇。胎体轻薄,通体满釉并有细小开片。传世的宋代汝窑碗仅有两件,另外一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更胜一筹的是,这件汝窑碗内底还刻有乾隆丙午御题诗一首:

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十月,清河郡王府,杭州,中国

均窑都出修内司,至今盘多椀艰致。

, 南宋武将,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并称南宋中兴四将,后转主和,是谋杀岳武穆的帮凶之一,并以此博得宋高宗深宠。晚年,张俊被封为清河郡王。他的府邸在今杭州清河坊,张俊的塑像长跪于岳飞墓前。)

内府藏盘数近百,椀则晨星见一二。

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十月,清河郡王府,年迈的张俊份外繁忙,因为他正在准备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宴请,而宴请的贵客,正是南宋皇帝宋高宗赵构。

何物不可穷其理,椀大难藏盘小易,

席间,除了笙歌艳舞,阿谀奉承以外,张俊还献上了精心准备的一份厚礼,其中,就包括有十六件汝窑瓷器。南宋末年周密在《武林旧事》中记录了这次宴请以及张俊进贡给高宗的汝瓷:“绍兴二十一年十月,高宗幸清河郡王笫,供进御筵、节次如后.....汝窑瓷器:酒瓶一对、洗一、香炉一、香盒一、香球一、盏四、盂子二、出香一对、大奁一、小奁一。”

于斯亦当知惧哉,愈大愈难守其器。

张俊献上的十六件汝瓷中的最后两件,是一大一小两只叫做奁的器物。奁是一种形状很特别的瓷器,看上去像一只粗矮的圆筒,有三只小足。巧合的是,现在世界上仅存奁式造型的汝窑瓷器两只,正好一大一小……

北宋汝窑天青釉镶铜口瓶

今天,这两只奁,大的在英国伦敦大维德基金会,小的在北京故宫……

高 24.8 cm、直径 15.6 cm

1927年,动荡的北平,中国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藏

清末民初的中国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逊帝溥仪为中国的封建帝制划上了句号,而当时的中国,还在寻找她的方向。

✤而在这首诗中,乾隆竟将这件汝窑与钧窑混淆。惊人之处不止于此,绘有这件汝窑的雍正六年(1728年)《古玩图》卷六同时也被大维德爵士纳入收藏。这件记录了皇宫珍玩存世仅有两卷的宫廷画由策展人细心地定格在卷尾汝窑天青釉碗处。

1927年,中国盐业银行出售被逊帝溥仪所抵押的清宫旧藏。这时,一个叫Percival David的英国犹太商人出场了,他一举购下溥仪抵押的清宫旧藏中的40余件瓷器,这其中就包括七件汝窑精品,当中有一件叫奁……

✤另外一件汝窑天青釉镶铜口瓶是大维德爵士从另一位中国陶瓷收藏家乔治尤莫范泼洛斯处获得。乔治是大维德上一 代著名的英国顶级收藏家,他的收藏广泛,最初钟爱西方艺术,而后由于公司在远东的贸易带给他接触东方的机会进而迷上东方艺术。他是伦敦东方陶瓷学会(The Oriental Ceramics Society)的创始者和会长,于1939年去世。他生前将自己的大部分收藏捐赠给了大英博物馆,其中包括3000件中国珍贵古画、青铜器、明代花瓶、唐代墓葬人偶、玉器、金银器、象牙雕器。另有800多件中国瓷器捐给了故乡希腊BENAKI博物馆。1940年6月5日乔治的515件藏品在苏富比的拍卖也是收藏界著名的一个历史片段。

(Percival David,英籍犹太人,生于1892年,卒于1964年,大英帝国二等准男爵的头衔。在旧北平的古玩行当里,他赫赫有名。此人专精中国瓷器并兼爱其他。从1924年到1935年间,他多次往返于北平和伦敦之间,直接参与故宫博物院建院初期的古物记录工作,并促成1935年春的伦敦国际中国艺术展览会文物展览。1950年,他首次展览所藏的宋元明清官窑精品,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仅次于台北故宫。而其最大成就乃是收藏许多带款的举世公认的断代标准器。大卫以所藏的一千七百余件中国古董,建立“珀西维尔·大卫中华艺术基金会”。)

北宋汝窑天青釉碗

20世纪80-90年代,北京故宫,中国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藏

从小在家里的院子里长大,家离故宫很近。爷爷的朋友是故宫的会计,给了我很多故宫的通票,因此,去故宫散步是我常干的事儿,虽然,那时我还不认识“奁”……

✤该瓶器型为天球瓶,高瓶径、喇叭口、圈足,瓶口处外镶铜边,厚胎体施天青釉,有细小开片。考古学家在清凉寺窑址发掘出土了类似的侈口撇足细长颈瓶。宋人认为汝窑特殊釉色的成因是以玛瑙入釉,清凉寺窑址附近也确有玛瑙矿。借助促熔剂,玛瑙可于低熔点熔化,而更确切的说法是汝窑的釉料中因含有氧化铁以及少量的二氧化钛,在烧制过程中熔融因而形成天青色釉面。钛元素使釉面泛黄,因而使得许多中国青瓷呈色显得愈发青莹。当时中国北方的大部分窑场都采用煤作为燃料,这也是很多青釉釉面泛黄的原因。而汝窑却采用木料作为燃料,因而成就了皇帝都钟爱的雨过天青色。

图片 4

大维徳爵士的收藏之路

2009年9月的一天,大英博物馆第95号展厅,伦敦,英国

✤大维德爵士的收藏如此令人叹为观止,而更为人们所称道的则是他在这些奇珍背后的传奇收藏鉴赏之路。1892年,这位爵士出生在大英帝国殖民地印度孟买的一个声名显赫的犹太家庭,他的父亲萨森是印度银行的创始人。大维德21岁时移居伦敦,攻读剑桥大学法律学位;次年(1914年)他开始陆续从知名古董商约翰史帕斯和布鲁特父子处购买中国瓷器。此时,从私人藏家、古董商到以博物馆为主的学术机构,收藏中国陶瓷刚刚步入了系统研究鉴赏的时代。20世纪初,继16、17世纪以来收藏中国瓷器在英国达到了历史的一个新高度。大维德这位富二代并没有挥金如土、随遇而安,他深深地被这种氛围所濡染并加入了学术研究的行列。

时间跳回,我依然伫立在展柜前。有一分钟,我把脸贴在干净得像不存在一样的展柜玻璃上,此刻,我距离最近的汝窑,奁,大约10厘米,这应该是宋高宗当年的距离吧……

《古玩图》局部 高 62.5cm、长约 200cm

图片 5

清雍正六年

David Fund中国汝窑瓷器收藏,大英博物馆,伦敦,英国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藏

图片 6

✤1924年,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进行学习和研究 。事实证明,大维德的敏锐判断切实让他加入了民国时期极其活跃的收藏浪潮。同年,清政府被推翻,溥仪被迫离开故宫,大量的清宫旧藏由不同途径散落到民间。凭借自己强大的社会活动能力,大维德很快就与故宫建立联系,进而将自己的收藏水准提高到了皇家品位。1927年,大维德与盐业银行经过一年的谈判后,不顾风险一口气买下了作为抵押品的40多件清宫旧藏的精品,其中半数带有乾隆御题。在接下来的8年时间里,大维德不仅亲自参与了故宫博物院的文物登录和展览,还多次往返两国策划了1935年的伦敦国际中国艺术展览会。他积极动用自己的资源,甚至请到英格兰海军出动巡洋舰来为1022件来自中国的珍玩保驾护航。这个展览荟萃了3080件精品中国古玩,迎接了42万多名英国观众的观赏,获得空前的成功。

David Fund中国汝窑瓷器收藏,大英博物馆,伦敦,英国

(从左至右)大英博物馆藏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花式洗(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夫妇

  • 1
  • 2
  • 下一页

捐赠)、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R. A. A. 霍尔特捐赠)、汝窑天青釉盏托(哈里加纳爵士夫妇捐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维德爵士对中国瓷器的鉴赏使其越发深爱其中的绚烂文化。中国艺术也由他的推波助澜终于走入了西方的艺术史课堂。世界上第一个中国艺术与考古专业在他的扶植下于伦敦大学的东方学院(School of Oriental Studies)诞生。大维德爵士在他58岁时获得了伦敦大学文学博士学位,成为英国古物学家协会的一员,并被授予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大维德爵士同时做出了他人生另一个伟大的决定向伦敦大学捐赠他的图书馆与全部藏品,取名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于1952年6月10日正式开放。经营55年后,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托管给大英博物馆。此时的大维德爵士早已患上肌肉萎缩症(1941年他曾在上海被日本人关押9个月),与轮椅相伴多年。收藏的热诚仍旧促使他继续周游各国至病逝前夕。

✤如果说汝窑的数量寥若晨星,那么像大维德爵士这样优秀的藏家又何尝不是如此罕有?他一生的求知和勤奋助力他掌控财富并学乐一生。我们每个人都可带着他的启发,纳、收、藏、鉴、赏于生活,其中的乐趣不分种族和阶级。

图片提供 / 大维德基金会

原标题:《大英博物馆:大维德爵士的汝窑精品》选自《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

TAG标签: www.301.net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www.301.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汝窑的前生今生,喜好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瓷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