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1.net】西沙海域水下考古与海上丝绸之路,

2019-11-01 20:41 来源:未知

姜波:海上丝绸之路名不虚传!这些水下考古成果还原历史风貌2018年10月30日17:10:00357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海外网 分享

西沙群岛地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航线,是我国通往东南亚、印度洋乃至欧美各国的海上交通要地。该海域岛礁林立,海况复杂,文献中称之为“千里长沙”或“万里石塘”,是古代航海事故多发地带。因而,该海域有着丰富的水下文化遗存。鉴于此,20世纪以来,围绕西沙群岛海域的考古工作得以持续开展,尤其是90年代以来的水下考古调查和发掘,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www.301.net 1www.301.net 2 一 20世纪20年代,西沙群岛已有古铜钱的发现。1974、1975年,中国科考工作者对西沙群岛进行了两次较大规模的文物调查,主要围绕岛礁在陆地上进行,发现了一批陶瓷器、铜钱等文物。渔民在北礁、珊瑚岛等海域作业时也时有瓷器、铜钱、石像的发现。1991年,中央民族大学王恒杰教授赴西沙群岛进行考古调查,发现了一些陶瓷器等文物。遗憾的是,此时我国的水下考古刚刚蹒跚起步,尚无力开展远海调查。 随着我国水下考古学的发展,中国水下考古工作者对西沙群岛海域先后开展了多次水下考古调查、发掘工作,发现了多处沉船遗址,出水了一大批陶瓷器、铜钱、碇石、石雕像与建筑构件等文物。 1996年4~5月,在国家文物局支持下,中国水下考古工作者首次对西沙群岛开展文物普查工作,这是当时规划的中国南海诸岛考古项目的一部分。西沙群岛文物普查队对西沙群岛所属岛屿和沙洲、礁盘进行了陆上和水下文物普查,水下调查在浪花礁、华光礁、金银岛、羚羊礁等岛礁的礁盘附近开展,发现8处沉船和水下遗存地点。 1998年12月~1999年1月,中国历史博物馆等单位对西沙群岛的北礁、石屿、银屿、华光礁等海域进行了水下考古调查,发现了14处水下文化遗存,并对华光礁一号南宋沉船遗址做了抢救性试掘。此次调查采集文物1500余件,以瓷器为大宗,还有少量铁器、象牙、船板等,为研究南海丝绸之路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也为我国开展远海水下考古工作积累了有益的实践经验。 二 由于经费、人力和远海作业等原因,西沙海域水下考古工作一度陷入停滞。直至2007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海南省文物局得以重启水下考古工作,对华光礁一号沉船遗址进行了全面的大规模考古发掘,取得了丰硕成果。这是我国第一次开展的远海水下考古发掘工作,也是西沙海域水下考古工作进入持续开展阶段的转折点。 华光礁一号沉船遗址位于西沙群岛华光礁礁盘内侧,1996年由渔民发现,1997年曾遭盗掘,沉船遗址破坏严重。2007年3~5月、2008年11~12月,水下考古队对华光礁一号沉船遗址进行了两个阶段的发掘:第一阶段,主要是完成沉船遗址的全面揭露,逐层、按探方清理船内遗物,并完成了船体全面测绘;第二阶段,主要是船体发掘,对船体构件进行编号测绘,分解提取运回博物馆进行脱盐、脱水保护处理,并提取了船体及其保存环境等信息。 沉船船体水平残长18.4、残宽9、舷深3~4米,整个船体向西倾斜。残存10道隔舱板,船舱进深多在1.1www.301.net,~1.5米之间。发掘出水遗物近万件,有瓷器、铁器、铜镜、铜钱等,以瓷器为主。通过沉船器物群的综合比对,其年代应比“南海Ⅰ号”沉船要早。值得注意的是,华光礁一号沉船出水的一件来自闽清义窑的青灰釉碗,内壁刻有“壬午载潘三郎造”,考“壬午载”应为南宋绍兴三十二年,为华光礁一号沉船提供了较为明确的断代依据。西沙海域的华光礁一号沉船,因其地处南海贸易重要航线上,为研究南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三 为进一步了解西沙群岛海域水下文化遗存分布,更有效地保护水下遗址,自2009年始,水下考古队连续对该海域开展了水下文物普查和文物执法巡查工作,取得了新的成果。随着巡查保护工作的常态化,各类破坏活动减少,文物巡查效果显著。 2009年5月、2010年4~5月,结合全国文物普查中水下文物普查工作,先后开展了西沙群岛海域的文物普查工作。2009年度的调查主要在东侧的宣德群岛海域进行,发现11处水下文化遗存。2010年度的调查,主要围绕永乐群岛和赵述岛、浪花礁进行,新发现遗址32处,出水了一批瓷器、碇石、石建筑构件、铜钱等各类遗物标本。 2011~2014年,为保护西沙海域水下文化遗产,海南省文物局组织了西沙群岛水下文化遗产执法巡查工作队,开展了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状况巡查和文物执法督查工作。通过几个年度的巡查,水下考古队足迹遍布西沙群岛各个岛礁及附近海域,先后对90余处水下文化遗存进行了现场调查和巡查,发现大部分遗址遭不同程度的破坏。值得注意的是,从水下堆积情况来看,2012年以来并无新的破坏现象,也未见近期盗捞痕迹,基本保留了前几年破坏后的状况,而且部分珊瑚开始重新生长,生态趋于好转。 2015年,水下考古队则对珊瑚岛一号沉船遗址进行了发掘,出水一批石像、石建筑构件、瓷器等遗物,并对甘泉岛等岛屿做了系统的考古调查。 通过历年西沙海域水下考古调查、发掘与水下文物执法巡查工作,先后发现了106处水下文化遗存,其中不乏一些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遗址,不仅对西沙海域水下文化遗产有了新的认识,大大丰富了南海海上丝绸之路的实物资料,也为后续的深入研究和保护工作奠定了基础;还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遏制了破坏活动的恶化,较好地发挥了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机制。这也是文物部门克服远离大陆等困难连续开展巡查的成效之一。 四 西沙群岛位于南海丝绸之路中段,北连海南岛、广东、福建沿海港口,南通中南半岛、马来群岛等东南亚各地,是南海贸易航线的重要节点。唐代地理学家贾耽“广州通海夷道”记载了由广州发舶经南海至东南亚,出马六甲海峡而入印度洋,再抵西亚和东非的海上航线,这也是海上丝绸之路进入繁荣阶段的南海航线,沉没于印度尼西亚勿里洞岛海域的“黑石号”沉船便是唐代海上丝绸之路繁荣的见证。宋代以来,海上贸易更为发达。广东川岛海域的“南海Ⅰ号”、汕头海域的“南澳Ⅰ号”、西沙海域的华光礁一号沉船以及东南亚海域发现的“爪哇海”“圣迭戈号”“吉特摩森号”“泰兴号”等大量沉船即是明证。此外,海南文昌铜鼓岭沉船遗址、中沙黄岩岛海域明清时期青花瓷器遗存,以及南沙永暑礁、五方礁、太平岛等海域的陶瓷器、铜钱等遗物,也是西沙海域作为沟通南海丝绸之路贸易航线的历史见证。 从目前西沙海域水下考古发现来看,最早的水下文化遗存是五代时期,主要是当时海外贸易中最为常见的越窑青瓷和北方白瓷,这是南海丝绸之路航线经由西沙海域的最早实物证据。宋代以来的水下文化遗存更为丰富,遗物以陶瓷器为主,系统反映了当时外销瓷的主要品种和产地,包括宋元时期景德镇窑、龙泉窑、德化窑及南方地区其他窑口的青白瓷、青瓷、白瓷、青花等,明清时期则以景德镇民窑、漳州窑的青花瓷和德化窑白瓷为主,此外尚有一些铁器、铜钱等。这些水下遗存以北宋晚期、南宋、元代、明代晚期、清代中晚期几个阶段数量最多,其所呈现出来的这种阶段性特征,显然与当时的海外贸易政策息息相关。宋元时期尤其是南宋和元朝政府鼓励和发展海外贸易;明初以后则长期实行海禁政策,至明隆庆元年开海,加之西方殖民者东来和新航线的开辟,海外贸易遂在明代晚期得以蓬勃发展;清康熙二十三年再开海禁,海外贸易格局为之一变;鸦片战争后,出现五口通商变局,海外贸易体系为之再变。西沙海域发现的这些水下沉船和遗址,正是这种海外贸易政策不同时期变化的反映。 西沙海域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南海贸易网的关键点,南往北来,沟通中西。该海域发现的这些沉睡海底千年的水下遗存,是海上丝绸之路与海洋文化的重要遗址和实物见证,它们不仅见证了西沙群岛海上贸易航线的发展与繁华,也反映了古人沿着这条漫长的海上丝绸之路乘风破浪开展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的努力与艰辛。这正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新活力的源泉。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6月23日3版)责编:韩翰

海外网10月30日电 30日,2018丝路文化发展论坛在海南博鳌召开。中国水下考古中心所长、国际古迹理事会执委姜波发表了题为"水下考古与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旨演讲。他指出,水下考古新成果揭开了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新篇章。

在演讲中,姜波以中国海域、韩国群山列岛海域、印尼海域和欧洲海域四大海域沉船的考古研究来印证水下沉船考古成果给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带来的新方向。

姜波表示,中国海域发现的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以泉州后渚沉船、"南海一号"和"华光礁一号"最有代表性,生动地展示了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风貌。

"南海一号"是迄今为止海上丝绸之路水下考古最为重要的成果。姜波介绍,据最新的样品检测数据,"南海一号"上已经发现丝绸遗留的化学成分,"海上丝绸之路"名不虚传。考古发掘显示,这是一艘满载出航且保存完好的南宋海船,船舱里各色货物码放有序,品类繁多,琳琅满目。内还发掘出大量的个人物品,如戒指、手镯、臂钏、项链等饰品,以及金叶、玉器、银铤、漆器等。尤其令人称奇的是,船体左舷外发现的一个小木盒,是一个"珠宝箱",里面盛放了70余件金器。

姜波还进一步介绍,1974年发掘的泉州湾后渚古船,船壳上采集的海洋贝壳遗骸,经鉴定为南洋物种,表明这条海船曾经远航至东南亚海域。西沙群岛海域发现的"华光礁一号"沉船的发现则证明至迟在宋元时期,我国先民就已经开辟了取道西沙群岛直航东南亚地区的航线,标志着我国古代航海技术和导航技术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中、日、韩三国一衣带水,自古以来就有密切的海上交流。姜波表示,水下考古成果非常生动地展示了东北亚地区的海上交流活动。1975年在韩国群山列岛海域发现的新安沉船发掘出了两万多件青瓷和白瓷,两千多件金属制品、石制品和紫檀木,以及800万枚重达28吨的中国铜钱。1998年德国打捞公司在印尼勿里洞岛海域发现的唐代沉船"黑石号"也印证了唐代曾有波斯-阿拉伯海船抵达中国东南沿海的文献记录。而欧洲水下考古发现的瑞典"哥德堡号"沉船和西班牙"圣迭戈号"沉船也具有代表性。

原文如下:

水下考古与海上丝绸之路

姜波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沉船、港口与贸易品,是考古学家解读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金钥匙。二十世纪后半叶以来,沉船考古成果尤其令人瞩目,出人意料的水下考古发现层见叠出,着名者如广东川岛海域的"南海一号"、韩国新安沉船和印尼的"黑石号"沉船等,这些水下考古新成果,揭开了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新篇章。

中国海域发现的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以泉州后渚沉船、"南海一号"和"华光礁一号"最有代表性,三者均属我国古代海洋贸易的高峰时期——宋元时期,发现地点恰在起航港、"放洋之地"(古人对出海通道的称呼)和远洋航线上。从航向来看,"南海一号"与"华光礁一号"是从中国港口满载出海的商船,后渚沉船则是从东南亚归航泉州的海舶,他们的发现,非常生动地展示了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风貌。

"南海一号"是迄今为止海上丝绸之路水下考古最为重要的成果,1987年在广东川岛海域被发现,2007年整体打捞出水并移入"水晶宫"(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这是世界上首次采用沉箱整体打捞沉船,堪称世界水下考古史上的创举。目前,"南海一号"的室内发掘工作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考古发掘显示,这是一艘满载出航且保存完好的南宋海船,船舱里各色货物码放有序,品类繁多,琳琅满目!此外,船内还发掘出大量的个人物品,如戒指、手镯、臂钏、项链等饰品,以及金叶、玉器、银铤、漆器等。尤其令人称奇的是,船体左舷外发现的一个小木盒,是一个"珠宝箱",里面盛放了70余件金器!截止至2016年1月5日,总共出土文物14392件,其中瓷器13497件套、金器151件套、银器124件套、铜钱约17000枚,等等。另据最新的样品检测数据,"南海一号"上已经发现丝绸遗留的化学成分,"海上丝绸之路"名不虚传!

图清理出来的"南海一号"船体轮廓

图"南海一号"船舱码放货物的情形

1974年发掘的泉州湾后渚古船,出土有香料、胡椒、瓷器、铜钱乃至记录货物的签牌等,为我们提供了研究海洋贸易的珍贵实物资料。船壳上采集的海洋贝壳遗骸,经鉴定为南洋物种,表明这条海船曾经远航至东南亚海域。

图考古发掘出来的泉州后渚古船

与泉州古船和"南海一号"不同,西沙群岛海域发现的"华光礁一号"沉船,时代与"南海一号"约略相当,是一艘沉没于远洋航线上的海上丝绸之路商船。"华光礁一号"出水遗物近万件,有瓷器、铁器、铜镜、铜钱等,瓷器产地除江西景德镇窑以外,主要为福建窑口的产品,包括德化窑、磁灶窑、闽清窑、南安窑、松溪窑等。"华光礁一号"的发现,证明至迟在宋元时期(依据水下考古的发现,有可能早至晚唐五代时期),我国先民就已经开辟了取道西沙群岛直航东南亚地区的航线(以前受限于航海技术水平,远航东南亚多贴岸航行),标志着我国古代航海技术和导航技术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图"华光礁一号"沉船遗迹

中、日、韩三国一衣带水,自古以来就有密切的海上交流,留下了徐福入海求仙、鉴真东渡扶桑、圆仁入唐求法等诸多佳话。水下考古成果非常生动地展示了东北亚地区的海上交流活动,其中最重要的发现是1975年在韩国群山列岛海域发现的新安沉船。经过连续多年的水下考古发掘,考古队员从沉船里发掘出了两万多件青瓷和白瓷,两千多件金属制品、石制品和紫檀木,以及800万枚重达28吨的中国铜钱,这一水下考古成果震惊了全世界。考古学家据新安沉船出水的刻"庆元"铭文铜权和"使司帅府公用"青瓷盘推断,新安沉船的始发港应为庆元港,即今天的浙江宁波。目前学术界普遍的看法是,新安沉船是元代至治三年前后,从中国的庆元港启航,驶向日本博多港地区的海洋贸易商船,途中不幸沉没在朝鲜半岛新安海域。

图新安沉船出水龙泉窑荷叶盖罐在杭州展出情形

爪哇是联接印度洋与太平洋的十字路口,这里发现的水下沉船广受关注,如印旦沉船、井里汶沉船和"黑石号"沉船等。1998年,德国打捞公司在印尼勿里洞岛海域一块黑色大礁岩附近发现了一艘唐代沉船,即着名的"黑石号"。 2005年,新加坡"圣淘沙"集团(SentosaLeisure)筹资3000万美元购得"黑石号"沉船文物,使得这批重要文物最终落户狮城。据水下考古队员仔细观察,"黑石号"船体保存完整,船底发现破损的大洞,推测"黑石号"为触礁沉没。"黑石号"之所以保存完好,主要是因为海床上沉积有厚厚的淤泥,满载船货的船体因为负荷较重,很快就被海底淤泥掩埋覆盖,避免了海潮的冲刷和船蛆的吞噬,从而使得船体和货物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从结构和工艺上看,"黑石号"应该是一艘阿拉伯式的单桅缝合帆船,制作船体时不使用铁钉而用棕榈绳缝合船板。关于"黑石号"的年代,因为出水长沙窑瓷碗上带有唐代"宝历二年"铭文,故沉船的年代被确认为9世纪上半叶。

图复原的"黑石号"沉船

"黑石号"出水文物十分精彩。船上共出金器10件,其精美程度可媲美1970年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金银器。其中的一件八棱胡人伎乐金杯高10厘米,比何家村窖藏出土品体量还大。另有银器24件、银铤18枚和铜镜30枚,银铤单件重达2公斤。其他还发现了一些船上乘员的个人物品,其中包括2件玻璃瓶、一件漆盘、象牙制游戏器具和砚、墨等文房用具。"黑石号"打捞文物陶瓷制品多达67000多件,其中98%是中国陶瓷。长沙窑瓷约56500件,器型以碗为主,其次为执壶。这是长沙窑大规模生产外销瓷的一个生动写照。"黑石号"出水的3件完好无损的唐代青花瓷盘尤为引人注目,它们应该是在洛阳地区的巩县窑烧制,经隋唐大运河运抵扬州港,再从扬州转运出海,最终抵达印尼海域的。唐·贾耽"广州通海夷道"曾非常详细地描述了从广州出发,经越南、马六甲抵达印度洋海域的航线。另据传世文献和出土碑刻,唐代确曾有波斯-阿拉伯海船抵达中国东南沿海。与印尼海域的水下考古成果恰相印证。

图黑石号上出水的长沙窑瓷盘

15-16世纪,欧洲迎来了"地理大发现"的时代,以此为背景,以欧洲为中心,欧洲航海家开辟了向东、向西两条抵达东方的航线:向东的航线,自葡萄牙里斯本启航,经开普敦-果阿-马六甲-澳门,最终抵达日本九州的长崎港,活跃在这条航线上的,先后有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等;向西的航线,包括横跨大西洋的里斯本-里约航线和横跨太平洋的马尼拉-阿卡普尔科航线,主导这条航线的,最主要的是西班牙人。水下考古发现的瑞典"哥德堡号"沉船和西班牙"圣迭戈号"沉船,堪称东、西两条航线上颇具代表性的沉船。限于篇幅,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TAG标签: www.301.net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www.301.net,转载请注明出处:【www.301.net】西沙海域水下考古与海上丝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