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变赝品,艺术收藏与拍卖现象

2019-11-12 09:52 来源:未知

www.301.net 1

  中新网12月1日电(唐云云)近日,英国一位造假高手自曝,达芬奇画作《美丽公主》其实是他近40年前伪造的作品。虽然其言论未必可信,但无疑为《美丽公主》的真假笼上了一层迷雾。

(五常按:本文是《讯息费用与市场应对》的第五节。)

  名画价值不菲,却容易出现摹本或赝品,又往往历史久远遗失可靠的考证依据。一些博物馆珍藏的名画甚至后来被证明为假,知名拍卖行也被曝出过有出售赝品的行为。

元代画家黄公望(一二六九——一三五四)老年时画的长手卷《富春山居图》今天约值五十至一百亿元人民币吧。即是约值十亿美元,西方的画作拍卖从来没有相近之价,不知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拿出来拍卖值多少。上苍有知,收入场观看费,我赌《蒙娜丽莎》斗不过《富春山居图》——炎黄子孙人多势众也。

  英国造假高手称炮制达芬奇画作

画了三年,完工时黄公已逾八十,不可能再多画一卷同样的吧。三百多年后的乾隆皇帝竟然收藏了两卷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这不奇,奇就奇在乾隆认为是真的那卷今天的专家认为是假,乾隆认为是假的那卷今天的专家认为是真。我同意今人认为是真的那卷画得比较好,但较好是真的证据吗?今天认为是真的一六五○年被烧过,之后分为长、短两卷,但被烧过可不是真的证据。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今天的人贬低乾隆皇帝的鉴证能力。乾隆当然可能错,但此君凡事苛求,魄力雄强,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艺术收藏家,而且他可以起用的鉴证专家无数。我没有详细地跟进今天的专家认为乾隆把《富春山居图》看错的理由,而如果上苍作判断,我要赌的钱会押在今天的专家那一边。这里我只是要指出鉴证艺术作品不容易达到一致的共识。

  据新华社电,近日,英国造假高手肖恩·格林哈尔希称,一幅据信出自达·芬奇之手的画作《美丽公主》,其实是他近40年前伪造的作品。

《富春山居图》只是名作中的一个例子。王献之的《中秋帖》,怀素的《食鱼帖》,米芾的《研山铭》——皆着录无数的名作,但今天皆有鉴证名家说不是献之,不是怀素,不是米芾。古书画当然比近代的较难鉴证,但近代的也绝不容易。约二十年前一套十六幅的傅抱石画作在香港某拍卖行推出,有专家为文说是国宝级的真品,跟着该专家再写文章说假假都没有那么假。我有两位深懂傅大师作品的朋友,一说是真一说是假。当时拍卖行收回不拍。我不懂,但纯从逻辑推理看,认为是真的机会不小:如果多如十六幅可以假得连一些专家也看不出,傅大师的画作今天不会那么值钱。齐白石的画比较容易假,也很值钱,可能因为齐老写的字难假。我因而推理,买齐老的画不要选字数少的。两年前某君出版一本自己收藏的林风眠画作的结集,有多张,大部分不是精品。两位专家说大部分是假,也有懂的说全部是真。我不是专家,但认为全部是真。

  《美丽公主》的来历原本就有争议。1998年,它在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拍卖会上露面,首次为人所知。卖主认为它创作于15世纪的意大利,但是鉴定师认定它作于19世纪的德国。最终,这幅画以2.18万美元成交。然而,近年来,它被一些专家认定为达芬奇的“杰作”,因而身价暴涨,估值高达1亿美元。不少艺术界人士认定,它是达·芬奇的作品,描绘的是15世纪意大利米兰卢多维科·斯福尔扎公爵之女比安卡。

这些及无数其他类同的例子证实我要再说的观察:艺术收藏品的或真或假不容易有一致认同的专家。西方的画作比较容易,因为油彩有厚度,一个作者的笔触比较容易鉴别,而他们的艺术发展时日比较短,也较为重视整理作品与存案。另一方面,上节提到的翡翠玉石专家对孰真孰假的判断很一致,对玉质的高下排列也很一致,虽然在市价的判断上专家之间可有相当大的差别。中国的艺术收藏传统以真、精、新排列重要性,其实那所谓「精」也是说「真」,因为一个作者的精品比较难假。

  肖恩称,画是他1978年所作,主人公名叫萨莉,是他在超市打工时的同事。他称,自己弄到一张1587年的古董纸,又找来一块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期课桌的桌板作为底板,炮制了这张画。

为什么艺术品的专家鉴证会远比变化复杂的翡翠来得困难呢?我想到两个原因。其一是鉴证人为之物一般比鉴证天然之物困难。艺术作品的价值主要是作者的思考与手艺,但翡翠的价值主要是天然的石头。人为之物远为容易复制,因而远为容易假冒。其二,任何需要专家鉴证的物品,善于其道者一定要看得多,最好是能亲自买卖或收藏,赚钱或亏蚀皆会对物品有较为深入的体会。翡翠玉石无数,市场成交也无数。然而,大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尤其是属于某一作者的,不容易多见,更勿论亲自买卖了。这些日子艺术品在神州大地的拍卖市场升得急,主理拍卖生意的要提供鉴证——虽然次等拍卖行出售的很多是假。也是这些日子,拍卖行业的一般意识,是求物品易,求鉴证专家难。

  卡拉瓦乔《耶稣被捕》遭盗 警方查获画作疑为摹本

因为艺术收藏品难有一致性的专家认同,购买这些物品的真伪之辨只能是一个概率上的选择。称得上是精品的比较难假冒,所以在大市上升时精品之价升得比较多,大市下降时精品之价跌得比较少。这样,假以时日,同一作者同样大小的作品,精品与一般之作相比,前者的相对价格会上升。这规律好些收藏老手知道,加上市场有竞争,投资的利息成本不菲,除非遇上这些年中国那样的高速经济增长,初入门的要收藏投资的回报率高于利息率是很困难的事。学习是漫长的过程,不容易,但有趣。经济不论,幸运不算,投资于艺术收藏赚的是讯息费用的工夫钱。

  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名作《耶稣被捕》(又称《犹大之吻》)原本保存在乌克兰东西方艺术博物馆。画作市价据说达上亿美元,被视为镇馆之宝,并被认为是乌克兰最宝贵的艺术收藏品之一。2008年,画作不翼而飞。警方调查后指出,窃贼整块地除去了窗户上的玻璃,而不是将玻璃打碎,因而没有触发警报,把画从框架中剪切出来,然后从房顶逃走。

是真是假的概率不一定对,所以市场出现了其他准则的协助。例如作品有没有着录是重要的考虑,而着录是何方神圣,出版的日期是否够老等,市场皆重视。以国画或书法而论,收藏家或鉴赏家的印章称得上是专家的可以背得出来。虽然电脑可以容易地复制印章,但今天懂的可以辨别,而印泥颜色的考究也是一门学问。因为是真是假的概率可变,用心的收藏家会花时间去考虑资料,希望在市场购得他人不知道证据的作品,或增加自己拥有的作品的证据。

  失踪两年后,《耶稣被捕》在德国重现。2010年,涉嫌盗窃名画的3名乌克兰人和1名德国人被警方抓获。失而复得后,有人说,这幅画并非卡拉瓦乔原作,价值最多不过40万美元。真迹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被收藏在爱尔兰都柏林国家美术馆。

www.301.net,来源重要,这方面西方比中国远为有系统地处理。名堂也重要:是谁收藏过或今天是谁放出来。最有说服力的名堂效应可能是清代的瓷器。一家在欧洲称为什么堂的瓷器收藏,其价高出同样水平的很多。可能我知得太少,认为鉴证旧瓷器没有鉴证旧书画那么困难,但从名堂效应作判断,旧瓷器的鉴证是比旧书画困难的。

  其实,两家博物馆所藏两幅画作孰真孰假多年来一直就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德媒称,都柏林版本于1990年在都柏林耶稣会修道院被发现,自那时起,该版本被认定为原作,因为比乌克兰版本问世早20多年。爱尔兰国家画廊发言人表示,乌克兰版本是一个“非常好的同时代摹本”,但并非赝品。也有人倾向于认为乌克兰版本是原作,前苏联的艺术专家在鉴定后就认为该画是真迹。还有人认为这两幅都是卡拉瓦乔亲笔画的,只不过大多数人偏爱都柏林的那幅。

  • 1
  • 2
  • 下一页

  德国检察官最终认定警方所查获的画作并非原作。一些媒体认为,这样的认定结果说明国际社会更加认可都柏林版本的地位。

  知名拍卖行30多幅名画被鉴定为赝品

  据《信息时报》消息,2010年,多家全球知名拍卖公司和交易商被曝牵涉一宗重大假画案,震惊整个艺术界。在全球各地成交的30多幅20世纪重要画作经鉴定后确认为赝品,总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英镑。

  这宗假画案涉及包括德国超写实画家马克斯·恩斯特、法国野兽派画家拉乌尔·杜菲及法国机械派画家费尔南德·勒泽等多位名家的作品。专家称,这些赝品水准已达“黄金标准”,仿冒手法高明,涵盖多种画风,即使经验丰富的鉴赏家也未必能看出端倪。

  一幅恩斯特画作的赝品因收藏标记引起传记作家质疑,经科学鉴定发现其中含有这些画家作画时期还未出现的颜料,骗局才被揭穿。

  涉案作品中有4件经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之手拍出,另有6件经由德国蓝波茨拍卖公司拍出。它们的真迹都下落不明。

  这些赝品中的一幅被俄罗斯石油大亨、亿万富翁斐克塞伯格收藏。2005年11月,斐克塞伯格以170万英镑在佳士得拍下了据称是俄罗斯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的油画《宫女》。该画据称创作于1919年,画上有库斯妥基耶夫的签名。1989年在佳士得拍卖过一次,当时成交价格1.9万英镑。2005年时,尽管估价为18万至22万英镑,但拍卖时价格一路飙升,最后以170万英镑落槌。

  一位艺术专家在交易完成后提出质疑,认为画面上库斯妥基耶夫的签名使用的颜料在画家1927年去世时尚未发明。斐克塞伯格因此要求佳士得退款。而佳士得的专家一口咬定该画为真迹,他们认为这种颜料在1919年已经发明,只是在1930年代才大规模投入使用。他们同时表示,如果该画看起来艺术水准一般,也许是因为那是为了糊口的匆忙之作。

  2012年,英国法院判定斐克塞伯格状告佳士得拍卖赝品案胜诉,佳士得需返还斐克塞伯格当初支付的170万英镑(约合1700万元人民币),佳士得据称还将承担100万英镑的损失。因此,拍卖行将为《宫女》承担总计270万英镑的损失。

  核物理学家断定费尔南·莱热名画为赝品

  据外媒报道,2014年,威尼斯著名的佩姬•古根汉美术馆馆藏的一幅油画被发现造假,而令这幅画“现出原形”的是意大利一批核物理学家。

  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艺术界顶级专家和研究员就一直在试图确定这幅油画是否为法国画家费尔南·莱热于1913年至1914年所绘的《Contraste de Formes》系列一部分。核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家称,利用一种从未用于艺术鉴定、名为“核弹高峰”曲线的碳14测年法,确定该幅画是假的。

  所谓“核弹高峰”指的是美苏冷战时期进行大量核子试爆,使大气层中的放射性碳量增高,并在1960年代中期达到高峰,之后下降。大气层中的放射性碳增加,地球上所有活的有机体的放射性碳含量也会增加,包括用来制作画布的棉和麻。

  科学家检测莱热画作画布的放射性碳含量,断定是1959年以后的作品,而莱热是在1955年去世。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原作真假之谜

  明代黄公望画作《富春山居图》被后世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据《辽沈晚报》报道,1745年,乾隆得到了《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他在空白处题诗作词,还盖上玉玺,一年下来,就留下了满满当当几十处诗文。可第二年,又有人呈上一幅 《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

  乾隆认为,前面是真迹,后面的是赝品。不过假的画得也不错,值得收藏。而事实正好相反。从此,赝品摇身变成了金贵的乾隆爱物,而真迹却被雪藏了。

  有人说,被乾隆误认为真迹的画作也是黄公望画的,只不过赠给了“子明”。子明是黄公望一位道友的弟弟,黄公望借宿其家期间,二人相谈甚欢。临别时,子明索画,黄公望就随手涂了几笔给他。同时赠给他的还有《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但也有人说,是明末文人临摹的。虽然是仿作,却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几乎与原作相同。这人临摹完之后题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后人看黄公望的画值钱,就把原作者的题款弄掉了,并且伪造了黄公望的题款,更煞费苦心的是,还伪造了邹之麟等人的题跋。

  不过,也有人提出,这假画可能是董其昌作伪的。董其昌是是明代后期的著名书画家,历史上赫赫有名。《富春山居图》几经辗转到了他手里时,他高兴坏了,一时手痒难耐就临摹了一幅,把假画弄得和真的一样。

  不论事实如何,历代确实有不少人临摹过这幅画。比较好的有沈周、邹之麟及“虞山画派”王翚的临摹。这些“赝品”现在都是有价值的“名画”了。

TAG标签: www.301.net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www.301.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名画变赝品,艺术收藏与拍卖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