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澳门赌华为外迁传闻引深圳担忧,十次危

2019-11-18 16:49 来源:未知

为啥有人嗅出了危险,有人还在傻傻买?   一直在抢人大战中拔得头筹的深圳,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完全留住最重要的“本地企业”华为。   7月2日,40辆8吨卡车、60车次,华为研发等部门的2700名员工正式搬迁到了东莞的松山湖。而据媒体报道,这仅是华为搬迁的一个前战,在7月底和8月底还会有两次搬迁,人数分别为3000人和8000人。   01   尽管华为明确表示,总部不会离开深圳,但华为的搬迁,被很多人描述为深圳的华为“跑了”。   当然这也不是华为第一次“跑”了。   2012年,华为终端(东莞)成立,2014年,华为就在东莞开始建设松山湖基地了,而松山湖基地此前还有一个称呼——“华为终端总部”,根据此前的报道,这里将聚集3万的华为研发人员。   至于“逃离深圳”的原因,常规的产业升级也好,正常的人员调配也罢,在很大程度上都离不开一个词——“房子”。   松山湖基地1900亩,这在华为的总部所在地深圳龙岗基本建不起来,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坦言,深圳房地产太多,没大块工业用地了。   即便有,这么大规模的宗地,华为可能也“拿不起”。这两年,任正非“炮轰”深圳房价的言论也是屡屡刷爆朋友圈:“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有钢铁。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车。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会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   而微博网友“HW前HR”在其微博中也提到,很多年轻人喜欢到松山湖,在深圳的蜗居,到东莞大概就可以买大宅了。   这是任正非眼中的“高成本”,当这个成本高到了一定的程度,选择重新进行产业配置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这个成本也恰恰是员工眼里最现实的问题。   根据中国房价行情网,深圳近一月二手房均价5.6万元/平方米,同比上涨6.82%,近一月租金78.35元/月/平方米,同比上涨29.76%,而华为所在的龙岗区,已经算是深圳的“洼地”了,其房价也达到了3.7万,同比上涨了12.22%。   而50公里外的东莞,近一个月的二手房均价1.61万元/平方米,而租金为28.51元/月/平方米,而松山湖所在的大岭山镇的房价与平均值持平,环比有所下跌,同比上涨近0.32%。   如果首付榨干了“六个钱包”,一笔房贷套牢几代人,那年轻人的活力和创造力到哪儿找去呢?所以近几年,不仅华为从深圳“跑了”,还有很多企业也从深圳“跑了”,不是对深圳没感情,只是是房价焦虑下的用脚投票。   02   这种房价不断高涨的趋势可以延续吗?   一二线城市房价面临越来越严格的调控,三四线城市涨价去库存,速战速决。在存量出清之后,房价会怎么走?我们手中的房子会不会成为最危险的资产?   在这些问题上,我们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那些资深的行业玩家正变得越来越焦虑、压力重重;而老百姓还在追涨中变得亢奋,奋不顾身的投入其中,他们相信“房价一直涨”。   房地产企业目前充满压力和焦虑,比如万科和龙湖。   6月29日是万科2017年度股东大会,在提到万科未来的发展时,郁亮讲,“我无法回答十年之后物流占多少、商业占多少,可以清晰的是,万科未来是美好生活的服务商。未来想到万科,想到的是美好生活,不是几栋房子。”   郁亮直言,如果十年之后万科还是地产公司,应该也会很惨淡。   房地产企业对地产一直都有研判,而房地产的龙头企业万科的态度更具有代表性,万科的“去地产化”,也代表了一种态度。   龙湖面临的压力更现实一点。最近上海龙湖天璞终于拿到了预售证,它一直是一个网红神盘,从拿地阶段就一直引人关注。   2015年,龙湖地产以46.5亿、溢价率108.34%的价格拿到了这宗纯住宅地块,当时的楼面价就达到了2.7万元/平方米,随后龙湖将这块地规划为龙湖产品系最高级别的天璞系,定名“龙湖天璞”。   可以说从一开始,上海龙湖天璞就是“C位出道”,一直到预售之前,都是保持着C位的身份,可以说龙湖的“样板”,此前大家预测的售价,8万妥妥的,毕竟以“拆栅栏”而闻名的北京龙湖天璞商品房的售价,就卖到了8万。   但是最终的预售价出来,5.18万元/平方米。核心地段的高端住宅却卖出了“亲民价”,除了政府的限价调控因素外,外部分析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龙湖需要靠这个项目回笼资金。   某指数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龙湖在今年上半年的房企销售排行榜上,以937亿的销售额排名第九,算是不错的成绩,但是现在的房企,谁也不敢讲自己没有资金的压力,即便是高举榜首的碧桂园,依然是在用自己的高周转在加速回笼资金,就更不用提排行榜之外的压力了。   这两年,很多小地产商很难过,银行贷款被卡、发债不畅,资管新规出台,以前玩的很溜的融资渠道受阻,那么非常规的融资就成了救命稻草,一些小房企的借贷利率已经超过了36%,一般的融资成本也达到了15%左右,“高利贷可能会死,但没钱死得更快”。   03   房企和其他企业不同的焦虑,似乎是一个悖论,却又像同一种焦虑。十次危机,九次地产,越是身在其中的人,越能感受到危险。   其实政府也意识到了被房地产绑架的经济不可持续,所以各种调控政策一条接一条,各种限购、限售、限价、限贷,无论是行政命令还是金融手段,全都用上了。   不过,面对高涨的房价,老百姓依然是疯狂买买买。调查显示,中国居民最重要也被认为最“稳健”的两种理财方式:存银行和买房。   在知乎网友描述了南京的购房盛况:“南京河西南,最近开盘2000套房源,首付要求八成起,最低260万,最高近千万,30000多人参与验资摇号,注意要验资,就是你要冻结几百万到银行,拿着冻结单去报名…每个楼盘冻结的资金都超过了开发商的市值………………这么强的购买力……………你不买房有人买!”   而在杭州,这样的抢房游戏更是财力、体力和运气的结合体,5月末开盘的两个项目,蓄客超过3万人,开发商要求“购房意向家庭需在我司合作银行进行资金冻结操作,并上传相关资金冻结证明”,而且还指定了合作银行,然后银行门口就排满了长队,全是等待验资的人。而根据登记人数,两个楼盘的摇号中签率分别为2.02%和1.6%。   这样疯狂买房,短期瞄准的是利差,买到即赚到,长期对赌房价必涨。   而如果房价跌了呢?   6月30日,北青社区报报道,北京通州某小区部分业主身着“退房”短袖,围了售楼处。去年8月以4万开盘的楼盘,到了今年新的预售证下发,开盘价调到了2.6万。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例子,面对暴跌,“维权”成为业主们的本能的反应。那么在买房的时候是不是就在赌它一定涨呢?   04   说了半天,猫哥其实是劝各位投资需谨慎,我们可能正站在房价的分界点上,“资产价格一定涨”不一定适用于每个城市。   当任正非都开始吐槽高房价,当万科都在说未来不只是地产公司,当房地产商疯狂抢夺最后一波红利,这些信号对于热衷买房的我们都是善意的提醒。   未来很多城市最大的可能不是上涨也不是下跌,是可怕的横盘,如果考虑到一定要推出的房地产税,房子是不是最优的投资品,需要打个问号了,至少棚改催高的三四线城市的房产不是。   当然猫哥喊多少遍“海燕啊,你可长点心吧”没啥用,但猫哥还是要让“海燕”们在买房这件事上“长点心”:①人口是一块重要的试金石,如果一个城市连续人口净流出,那么你掏钱的手就往回缩一缩吧,尤其是对于投资来讲,没有人,谁买你手里的房子?   ②即便是城市地段很重要,同属于北京还有中心城区和郊区的差别。比如那个“维权”的楼盘,说是北京通州的楼盘,沾副中心的亲,但是它还带廊坊的故呢,距离廊坊仅2公里的距离,你说它是副中心楼盘,它自己都不敢应。③如果做一个比较,一二线城市大于三四五线城市,如果你真的特别想在三四五线城市投资,那么建议你不妨复习一下猫哥此前的文章:《心慌慌!棚改要凉,房价在涨,楼市走到十字路口,还要不要继续买买买?》、《谁在推高三四线城市的房价?》。

一则关于深圳龙岗区官方报告中提出的“服务华为”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该报告中提到,“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 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行文间透露的是政府对于华为外迁的焦虑和担 心。

 

[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所谓的搬迁消息不实]

[深圳龙岗区官方报告中提到,“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

 

[如今,已经成长为通信领域世界级的领导者,华为每年的营收达到3950亿元人民币,并且在深圳的纳税大户中数一数二。]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3.7%,同比上涨62.5%,同比涨幅连续第16个月居于全国首位。]

 

对于华为,深圳失去吸引力了吗?

 

近几年深圳的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都在明显上涨,特别是去年一年的“一路狂奔”让不少制造企业感受到了租金费用导致的压力。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工厂搬回了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的城市,只将研发和销售部门留在了深圳。

 

早在2012年,华为就在东莞松山湖注册了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这几年又加大了对松山湖的投资,种种的动作让“外迁”的可能性增大了许多。

 

华为在5月22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应称,该公司从未有计划将总部搬离深圳。

 

“华为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乃至全球各地设立各类分支机构或研究所,以更好地支撑公司全球化业务开展,在此过程中对部分业务所在地进行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但显然,深圳已经并非华为的唯一选择。而华为总裁任正非也直言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有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

 

华为搬不搬

 

1988年,在杂草丛生的深圳湾畔,两间简易房里,43岁的退役部队团职干部任正非,和其他5个人一起凑了2万多元钱办了华为,早期主要业务是代销香港的一种通讯交换机。如今,已经成长为通信领域世界级的领导者,华为每年的营收达到3950亿元人民币,并且在深圳的纳税大户中数一数二。

 

伴随着业务的增长,“华为渐进式外迁”的话题近年来不绝于耳。2013年,一名华为的员工曾经在网上曝光了几张华为在东莞的松山湖基地图片,欧洲小镇的建筑风格蕴含在低密的松山湖之中,美不胜收,该名员工表示“里面还有轻轨电力小火车当作穿梭交通工具”,则不由让人想象一个新的华为王国的诞生。

 

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人余承东也在自己的微信上转发过类似的“规划蓝图”,同时“吐槽”深圳办公室附近的交通状况过于糟糕。“早晨6:45出发,不超过25分钟可以到公司。但超过7:00之后出发,就会遇到浩浩荡荡的公司员工私家车队伍而大堵车,需要一个小时,尤其是天安云谷那地方,很多人建议消费者BG早上7:30上班,不知道大家意见如何?”

 

在华为人轻松的互动中,一种华为“撤离”深圳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大。虽然近几年频传华为在南京、廊坊等地拿地,但是东莞的“总部基地建设”的可能性则显得更为“靠谱”。

 

从2005年的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成立,到2012年的拿地并被要求2015年建成,以及2013年规划的曝光,华为和松山湖越走越近。在东莞新出炉的2015年的企业纳税排行榜中,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拿下了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两个第一,外界估算纳税额在20亿元左右。

 

根据东莞市政府官方提供的消息,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主要从事通讯设备行业,总占地面积约1900亩,总投资100亿,其中一期项目计划投资35亿,占地面积约60万平方米。2014年,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完成投资4亿元,占年度投资计划的133.3%,2015年计划投资5亿元。

 

目前华为在东莞的业务主要是终端方面的业务,这几年终端发展也非常快,新增的业务部门在深圳这边根本坐不下,部分业务放在东莞也是发展的需要。”华为终端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所谓的搬迁消息不实。在此前,华为创办人任正非也几次表态称华为不搬。

 

但深圳确实并非华为唯一的重心了。此前,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也表示,无论深圳是否愿意,制造业企业肯定是往成本低和公共服务也不错的地方跑。

 

“深圳房地产太多了”

 

虽然在短期内华为并不会“撤离”深圳,但曾经为深圳带来无限价值的制造业大军却着实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数据显示,今年1至4月,民间制造业投资增速仅为5.4%,创下历史新低。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广东部分劳动力密集型的传统产业为了应对订单量萎缩的困境,节省投资,亦不再扩大厂房、更新设备;部分企业虽然订单量有所增长,但也只是购买新设备,致力于提升产品质量。传统制造业确实遭遇了投资低潮。

 

任正非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认为,目前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有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

 

深圳制造业的各项成本居高不下,租金成本是一项重要开支。2015年,深圳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最低工资标准为2030元/月,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8.5元/小时。在租金上,2015年初深圳的厂房类出租屋平均月租金同比上升幅度高达11%,在去年住宅房价高涨的带动下,租金又上涨了不少。

新浦京澳门赌,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工厂从深圳搬回了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的城市,只将研发和销售部门留在了深圳。

 

任正非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明确表达了对房地产泡沫的厌恶。

 

“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他表示,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人才去与留

 

深圳的房价上涨,已经令许多外来人才无所适从。

 

王俊(化名)家住成都,他自毕业后因为职业需求来到深圳某科技公司工作,他来深圳的主要原因就是喜欢这座城市的创新精神,但是工作近3年的他却一直没有买房,甚至开始准备悄悄离开这座城市,高房价已经成为他难以承受之重。

 

根据深圳规划国土委的数据,深圳2016年3月的新房成交均价高达49989元/平方米,环比上升3.9%。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3.7%,同比上涨62.5%,同比涨幅连续第16个月居于全国首位。到了今年4月,深圳房价出现第一次下跌,环比下跌0.4%。即使这样,深圳的房价依旧很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深圳部分片区和楼盘的价格在过去一年的涨幅超过100%。

 

“我打算端午节前回成都给自己买一套房子,说实话我非常喜欢深圳,但是这里的房价真的太高了,我没有办法在这里安家,如果这样我未来可能还是会回到成都。”王俊告诉记者。

 

王俊一开始来深圳曾经想过在这里安家,更加发达的经济和更好的创业氛围,使得他深深爱上这个城市。但是从去年开始,深圳的房价开始疯涨,而他的收入并未有房价那么高的增幅,自己在深圳置业的能力开始越来越弱。最终,他决定还是回到成都,先买一套房子,为自己未来的安家做好准备。

 

房价的高涨,在华为所在的坂雪岗片区同样明显。

 

早在2010年,深圳龙岗区就开始在华为所在的坂雪岗片区规划“华为科技城”,旨在解决华为周边的配套和环境。但是六年过去,当地挤进来多个地产项目,房产在销售时也肆意打上了华为的标签,房价被炒高。

 

2015年年初,本报记者在坂雪岗片区走访当地房价时,周边矗立着不少小产权房,密密麻麻,拥挤不堪。地产中介指着不远处的华为信誓旦旦地说,“华为科技城”正在抓紧建设,等明年建成之后,该片区商品房的价格必将从三四万元一平方米涨到五六万元。

 

这位房产中介的预言成真,该片区商品房的价格的确涨到五六万元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新浦京澳门赌,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浦京澳门赌华为外迁传闻引深圳担忧,十次危